油尖多士——道歉潮流

  《綠簿旅友》奪奧斯卡最佳電影獎後,立即處處道歉。

  首先是扮演司機的男主角摩天臣,在記者問答環節舉N字頭詞彙為例,以解說時代觀念進步,結果台下嘩然,於是摩天臣趕緊道歉。接下來,獲得最佳男配角的阿里向鋼琴師本人的家人道歉,這一家人批評電影失實,過份美化,粉飾太平。然後導演被翻出「歷史黑材料」:二十年多前曾在私底下開玩笑「露械」,對周圍的人構成騷擾。導演即灰溜溜發聲明道歉。最後編劇也被傳媒揪出「過錯」:曾公開附和總統特朗普,聲稱自己親眼目睹九一一恐怖襲擊之後,新澤西有班穆斯林歡呼叫好,不但要公開道歉,還專門向一起合作的穆斯林男演員阿里道歉。

  道歉風氣泛濫,反證創作自由受到壓力甚至脅迫。導演當眾露械,幼稚粗鄙,全無分寸,可以恥笑,但如果所有年少輕狂的陳年舊事,有朝一日都淪為把柄,等待功成名就的適當時機,就被翻出來大做文章,和情報局用黑材料控制政客有何分別?其他三位則算不上犯錯:如果N字頭詞彙連舉例也不能用,是不是應該從字典裡徹底刪除,從此消失?但凡小說,電影有使用過這個字的,也應該一律塗黑或者消音,甚至乾脆焚毀?

  至於電影失實的問題,也怪不到演員頭上,電影根據真實事件改編,只要不顛倒是非黑白,譬如把罪孽寫成功績,把兇手寫成英雄,創作中到底是美化還是醜化,其實人言言殊,家人當然有權批評,但是編導也有權堅持自己的創作自由。至於編劇向演員阿里道歉,更是莫名其妙,這位阿里有沒有為九一一的災難歡呼?如果沒有,為什麼他要為其他教徒的行為分擔一部分責任,又要接受所謂的道歉呢?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