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向經典開刀

  羅浮宮的一幅洛可可時代名畫,大畫家佛拉哥納的「門鎖」,因為看起來畫中的女人一臉抗拒,遭到文化知識份子質疑,認為這幅畫其實畫的是強姦,而不是求愛:「到底畫中的女人是在享受,還是充滿憂懼?她是否同意,還是感到恐慌?還是為自己的貞潔受到威脅而害怕?」

  站在欣賞藝術角度,提出這樣的問題,沒關係,如果這些問題導致最終的批判,譬如將佛拉哥納標籤為不尊重女性的代表,將這幅畫標籤為鼓吹強姦,問題就大了。

  藝術的美,曖昧是其中非常重要的成份。因為世間許多事請,尤其人與人之間感情,譬如愛情更是千絲萬縷,細膩而複雜,充滿灰色地帶,絕不是黑白對錯簡單二分。

  佛拉哥納活躍於十八世紀法國大革命前期,是洛可可時代的大師,最出名的作品譬如「鞦韆」,畫貴婦在花園裏盪鞦韆,和情人幽會,掉下一隻鞋子,是性的隱喻。這幅畫有甚麼正確可言?在所有道德衞士眼裏,只見到淫穢,見不到嬉戲之樂,見不到藝術家幽默匠心,對於作品的美,更加一無所知。

  果然,西方這股道德批判,政治正確的風氣,已經不可避免向藝術開刀,不久前英國曼徹斯特美術館已經將十九世紀華特豪斯(John Waterhouse)的名畫「海拉斯和仙女」下架,理由是這幅畫反映維多利亞時代對女性的輕視,將物化女性的軟色情作品。今年初,著名的「勝利之吻」雕像,也遭到塗污,被噴上Metoo的抗議標語。佛拉哥納雖大名遠播,但在這波政治潮流中,面對如此嚴厲道德審查,不免令人對他在羅浮宮的地位感到憂慮。喜歡藝術的人,要趁早去羅浮宮觀畫了。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