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擁抱仇恨

  英國一個十九歲女子四年前加入恐怖組織伊斯蘭國,近日在敍利亞難民營產子,放話為嬰兒前途着想,想返回英國。但英國內政部書面通知她在英國的家人,她的英國國籍已被褫奪。據聞其家人正考慮上訴。

  該女本是孟加拉裔,如果擁有英國和孟加拉雙重國籍,則沒有甚麼官司好打,因為英國國籍法有條例,內政大臣有權以公眾利益為由,褫奪任何人的國籍,但不得使其變成無國籍人士。因此,如果上訴得直,英國人要怪的,就怪本國法律慈悲為懷。

  有意思的是,內政大臣賈韋德(Sajid Javid)本身是巴基斯坦裔移民,僅僅是兩代移民,命運有天淵之別,這是英國及西方其他主要移民國家最應該思考的問題。移民到了英國,是像賈韋德這樣認同英國傳統的保守主義,憑才幹和個人奮鬥融入主流社會,還是促成移民社區之形成,即所謂抱團文化,說原有語言,信原有價值觀,令其自成一國呢?

  移民抱團,自成一國,豈能不成問題?非法移民激增,黑市人口釋入勞動市場,必然遭到剝削,當然幫派橫行,販毒、賣淫成連鎖反應,不但治安崩壞,加上濫用福利,選民人口分佈變化,選出的議員也「面目一新」,當然會影響國家決策大轉向。

  這種「移民文化」,對主流文化有何益?到頭來,不可避免將對英國公眾利益構成威脅,譬如這個投奔聖戰的少女,因為不同文化不一定相容,在最核心最根本議題上,會出現嚴重分歧,甚至相排斥,因此「多元文化」之說,招搖多年之後,如今終於破產。

  這個少女只說為剛出生的兒子前途着想,對於自己當年的愚蠢,內心的仇恨,並無悔過。但世界很大,兒子的前途,為何一定要限定在英國?這才是荒謬可笑之處。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