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學英文是自我矮化

  中國網絡作家花千芳在社交網絡發文:「對絕大多數中國人來說,英語都是一件廢物技能。浪費了無數人力財力,犧牲了孩子們寶貴的童年。」並稱「為英語吶喊的人,無非是行業從業者,和一部份思想上自我矮化的奴隸。」頓時激起巨大爭議。

  作者之意真假難辨,但在網絡時代出位,發表極端言論是捷徑之一。

  絕大多數中國網民予以駁斥,指英語是連結世界的主要渠道,令人視野開闊等等。但從另一個特定角度來看,這番話不是完全沒有道理。

  近四十年來,中國經濟暴漲,一部份人不是先富起來,而是暴富,中國海外留學生已由少數個別勤工儉學,發展為成群結隊,大規模向英美大學校園進駐。他們人多勢眾,廣泛用母語交流,將自身熟悉的文化向外「移植」,當美國杜克大學助理教授敦促他們在學校專業場合只講英語,結果不敵中國留學生的抗意,被逼辭職。

  由此來看,「絕大多數中國人」確實沒有必要學英語,因為學英語已經和改變命運無關,中國新一代的人才,大多「官二代」、「富二代」出身,不必學好英語,而是用一紙海外名牌學府的畢業證書,換得回國後佔據高端就業市場的入場券,要緊的是家境、人脈、起跑線、社交圈,英語技能確實可有可無。

  香港教育長期重英輕中,香港人普遍崇尚英文名校,一直遭到愛國人士詬病,斥為殖民地政策別有用心,因此殖民地培育的管治精英,雖英語流利,政治視野和智慧欠奉,無資格當家作主,豈不應了這位作者所指的「思想上自我矮化的奴隸」?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