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嘴上過癮

  美國矽谷精英所在的三藩市灣區,一向是大愛包容進步思想的龍頭,最近三藩市政府計劃在一個中產住宅區內興建流浪漢庇護所,不料遭居民發起眾籌反對興建,目標十萬美元,以便和政府打官司,已籌得六萬美元。反對理由很簡單,居民擔心流浪漢在區內出沒,令治安風險上升。三藩市居民反對政府計劃,其實於情於理不合。因為當地進步左派為大多數,政府政策,本來就是民意代表,亦即是左派進步思想的體現。

  三藩市多流浪漢,因為那裏大多數人相信文化多元,不對任何人作價值評判,包括吸毒、流浪、不工作,都是個人對生活方式的選擇。流浪漢存在,從側面體現了三藩市包容精神,許多人願意捐贈衣物,施捨金錢,讓他們去買需要的毒品,繼續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同時又能表現自己與人為善,道德高尚。

  但是,前提是流浪漢和自己的生活社區之間,保持一個「安全距離」。只有在自己願意探訪的時候,才可以見到流浪漢的身影,而不可以是在自己的後花園外,正好喝咖啡曬太陽,開生日派對的時候。此一安全距離是表現道德最重要的憑據。無獨有偶,瑞典電視台最近在街頭訪問市民,是否願意接收中東難民?受訪者無不點頭稱是。可惜,當一名真實難民隨行出訪,記者再問,可不可以容他在閣下家裏暫住幾日,所有人面有難色,舉出各種理由拒絕。

  西方進步左派之所以淪為「左膠」(leftard),因為他們不肯為自己的道德和良心埋單,不必由自己承受代價的時候,道德是一件便宜的好事,嘴上過癮而已。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