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納稅人之悲

  德國巴伐利亞州小鎮一名八十五歲老婦,在超市偷竊不足十九歐羅的食品和日用品被捕,因為屢有前科,去年剛坐完五十五天的牢,這一次遭法庭再判處四個月監禁,不許緩刑。

  老婦的律師辯護,她每月退休金七百二十五歐羅,但是扣除房租開銷,只剩下一百歐羅吃飯,迫不得已出此下策。

  這名老婦是否有偷竊癖,不得而知,從店舖的損失來看,也不像是貪婪成性。但是,為求果腹和安居,施計入監獄的老人,在當今富裕社會並不罕見。即使是日本,許多貧窮長者都視監獄為「免費生活」,既不必負擔房租和食物,又可以照常領取退休金,正好趁坐牢的時候存錢,導致老人犯罪率上升,最普遍的罪行就是店舖盜竊。

  以這名德國老婦的年紀來算,是一九三○年代中期出生,親身經歷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重創和毀滅,戰後重建之際正值盛年,堪稱為德國拼搏的一代,但是事與願違,奮鬥大半生,晚年得不到應有的保障,以德國人的勤懇能幹,都不能避免老年貧窮,因為納稅養老的大計,在福利主義氾濫的今天,已經失去平衡。

  福利主義必然扼殺公民承擔社會的責任,譬如在德國,單親家長可以領更多救濟金,產婦可以申請家務助理,搬遷也可以向申請搬家服務和交通津貼,所有新來步到,生活不適應者,政府都會慷慨解囊,醫療、教育、居住,照顧周全,變相鼓勵國民自甘居弱,但凡自力更生,自強上進的人,反而要交更多的稅。全球化之下,貧富兩極分化,中間的納稅人備受擠壓,早淪為二等公民,反而所謂「弱勢族群」尤其是難民、新移民,其他宗教族群,在政治正確的保護傘之下,變相成為特權階層,這是歐洲之亂的深層原因。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