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新字的深意

  英文主流媒體的遣詞造句,其中意識形態的灌輸愈趨明顯:即將原本明白清晰的概念,用生安白造的字,刻意模糊。

  斯里蘭卡復活節發生恐怖襲擊慘案,但是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和前國務卿希拉莉等左翼政客發言,一概避免用基督徒這個字,只稱他們為復活節崇拜者(Easter Worshipper);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東海岸城市學校爆炸案中一位不幸犧牲、勇救數百無辜的英雄Ramesh Raju,也只將他稱為「去教堂的人」(Church goer)。

  如此輕描淡寫,旨在淡化基督徒的身份,再極端下去,目的是抹殺基督徒的存在。

  如果復活節去教堂崇拜的人,不是基督徒,倒是些甚麼人?奧巴馬之流為甚麼不直接使用基督徒這個字,是有十分明顯的政治用意,因為在斯里蘭卡復活節慘案中,受害的是基督徒,他們要千方百計將世人的同情心和關注焦點,從基督徒身上轉移開。同樣道理,BBC對於那位斯里蘭卡英雄,也是試圖淡化他的宗教身份,避免讓讀者將基督徒和英雄聯繫在一起。

  不久前紐西蘭一個澳洲白人槍手襲擊清真寺,奧巴馬和絕大多數西方政客,都痛心疾首向穆斯林表示哀悼和同情,並沒有轉彎抹角掩蓋受害者是穆斯林的事實;主流媒體立即包括立即將兇徒的白人身份曝光,而非採取他們報道本國罪案時通常掩蓋兇手確切身份的一貫手法,更絕對不會將穆斯林淡化為「清真寺裏的崇拜者」。

  西方左翼的雙重標準,在明眼人看來,不是甚麼道德問題,而是意識形態的戰略之一。西方左翼的鬥爭目標,是摧毀西方傳統文化核心,包括創立美國的清教徒價值觀,可以解釋今日歐美各國,為何對外來宗教文化百般寬宥,偏對於基督教的傳統,視而不見,避而不談。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