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尊嚴問題

  香港有清潔工被迫屈身廁所用膳的苦況曝光,引發網絡公憤,證明香港人的正義感和價值觀尚未曾由於時局衰頹而崩壞。

  許多清潔工都是六十五歲以上長者,但是享受不到足夠的社會福利,無法安度晚年,只好繼續打工。本來這類厭惡性又無利可圖的工作,屬於公共事務,應該由政府承擔責任。如果由政府直接僱用清潔工,給予和政府其他部門同等的勞工待遇,則清潔工絕不會遭遇如此刻薄。

  但是特區政府多年來推行外判,在市場的叢林競爭當中,公共服務必然是價低者得。有良心的傳媒質問清潔工的尊嚴何在?難道他們的僱主和上級,不覺得這樣做違反人性?

  「尊嚴」二字,恰畫龍點睛。

  中國歷史教科書寫近現代史,以中國人民「站起來當家作主,吐氣揚眉」為社會進步的證明。但是改革開放四十年,中國躍升第二大經濟體,外匯儲備數萬億美元,中國遊客在全球爆買,財大氣粗,但是,傷害中國人的感情的「辱華」事件依然屢見不鮮,證明金錢財力,並沒有為中國人帶來他們想要的尊嚴。

  對中國人而言,尊嚴是一個代價極其昂貴的概念:「士可殺不可辱」,「寧為玉碎,不作瓦全」,都是強調要以死捍衞自己的人格。在古代皇權社會,缺乏任何對人格和人權的尊重,在專制皇帝面前,士大夫隨時可以殺,也可以隨時遭受廷杖,至於屈尊下跪更是家常便飯。受過教育的高等知識份子尚且如此,普通底層人口,三餐不繼,衣不蔽體,只知溫飽權,如何體會尊嚴?

  因為尊嚴的基礎,是人權自由得到保障,有如美國總統羅斯福的名言:使每一個公民能夠「免於匱乏,免於恐懼」,否則無從談起。但從這個角度來衡量,受困擾的人就不止是清潔工了。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