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優待和歧視

  華爾街日報披露,美國一些白人家長開始利用大學名校「多元化」(Diversity)收生政策,讓兒女自報有少數族裔血統,以得到優先照顧,甚至有人專門提供報名服務,從中牟利。

  但所謂少數族裔,只限非洲裔和拉丁裔,並不包括亞裔。眾所周知,亞裔學生入學受到比例限制,並不在優先照顧的範圍之內。但在少數族裔平權的角度,解釋不通:難道是亞裔人口數量太多,不符合「少數」族裔的資格?答案顯然是否定,既然如此,則所謂「少數族裔」的定義本身,另有玄機,其實和「平權」無關。

  問題是,西方左翼的「多元化」政治鼓吹平等,即種族文化沒有優劣之分,既然如此,為何學校收生政策,偏偏有區別對待?此一政策,難道不是反過來承認,不同種族文化的人,其實學習能力和學術表現自有高下之判,否則為何要推行優先政策?

  有趣的是,按照左翼的邏輯,優待政策難道不是變相的正面歧視?因此西方紳士文化的「女士優先」傳統才遭到左膠的大力批判。

  最近紐約市長白思豪更有意廢除高中入學試,方便學校徹底遵循「多元化」的比例收生。

  但是白思豪的政策遭到一些黑人家長反對,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優待政策是另類不公平,受到優待的少數族裔學生,其實是以拔苗助長式的方式入學,缺乏足夠的學習能力,必然無法跟上學習進度,反而令他們產生挫敗感。

  美國大學最新的收生系統還主張:學生的家庭和社區環境愈差,譬如父母離異,治安惡劣等,愈享有優待。此風一開,家長會不會因此假離婚?或者貧民區的樓價看漲?這是有趣的社會實驗。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