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我們信仰上帝

  美國最高法院裁決,美元票面上的格言「我們信仰上帝」(In God We Trust)保持不變,駁回一群無神論者要求摘除這句話的上訴。

  這群無神論者打官司狀告美元,本身富有美國法治色彩,再度向全世界演示何謂司法獨立。

  這裁決是表態美國立國根本不變。美國以基督教立國,包容無神論和其他各種信仰,但是反過來則很難說。美元票面上印的這句話,是延續古代歐洲封建貴族的傳統,即君權神授,在世俗權力之上,還有神權,無論王權如何稱雄,都不可能超越神權,正如聖經所稱「沒有權柄不是出自上帝」,這是西方文明權力制衡的起點。

  譬如英劇《皇冠》隆重刻劃女皇登基的場面:念經、抹油、加冕等等細節,用意十分明顯:因為有上帝的加持,英女皇的這頂皇冠,才能保持神聖,而不是隨便可以取締,英國皇室血統可以上溯千年,而非落得「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的下場,歸根究柢有賴一條底線,即所有人對上帝的臣服。但十九世紀之後,這條底線已經開始鬆脫滑落,出現信仰真空的危機,二十世紀成為人類史上最血腥的時期,豈非偶然?

  信仰、原則、底線,在西方文明國家,屬頭等大事,也就是憲法所在,美國最高法院解釋,憲法並不阻止政府宣揚宗教自由的傳統,憲法保障所有人的信仰自由,所有人也包括美國國父。雖然美元上印有這句話,但並沒有強制所有人信上帝,「任何理智的人都不會認為,政府企圖通過每一宗美元交易,強制每一個人表達對上帝的信仰。」——理性、客觀、準確,這是法律的語言,應當收錄為教科書範文。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