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新潮語

  一星期內,香港又創新潮語:「記你老母」,「自由X」,「叫耶穌落嚟見我」,一時瘋傳,為市民廣泛引用,令廣東話豪放本色再度大放異彩,倒也值得做一點語言學的討論。

  這幾句潮語大熱跑出,因為香港人有自嘲的氣魄,將激憤轉為幽默諷刺,故此格外富有感染力。

  本來是罵人的髒話,但是由於說髒話的人,和被侮辱的人,雙方權勢懸殊,一時錯亂倒置,原本的市井下流話的本質,即為新的政治色彩所取代,這是因為身份錯位所導致。

  譬如英國球迷觀賽,在酒吧內集體大爆粗口,無可能成為新聞,甚至在老派英國中產家庭聽起來,不無幾分鄙夷,視作低下階層無教養的特徵。一旦罵髒話的人,換作是首相、法官,甚至女皇,也當眾發洩情緒,爆粗罵人,立即產生反諷色彩。

  多年前,保守黨黨鞭Mitchell從首相府下班不遵守規矩,面對執勤警察,爆粗大罵警察是「癟三」、「下人」,鬧得滿城風雨,最終道歉辭職。「癟三」之稱並非粗話,但流露出精英階層的冷酷傲慢,因這位政客的地位、實權都比執勤的警察高,卻依然仗勢欺人,可見人格卑劣,內心齷齪,不下台不能平息民憤。

  同樣道理,罵髒話的警察,隨身配備棍棒槍械,以公權力的身份,面對手無寸鐵的市民,不但不克制情緒,還要在口頭上恃勢凌人,有權使到盡,自然天怒人怨。有意思的是,警察謾罵市民,和特首在新聞發佈會上怒斥記者「喝極你都要問」的口吻,如出一轍,可見是本屆特區政府內部的一種文化特色,也就不稀奇了。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