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精英」成負資產

  英國下屆首相熱門約翰遜(Boris Johnson)和女友吵架,遭鄰居投訴,竟然也釀成不大不小的政治危機。

  關起門來的兒女私事,卻連女方說過的氣話也聽得一清二楚,到底是約翰遜及女友嗓門太大,還是這個鄰居乃是別有用心的線眼,難免令人起疑。

  約翰遜從來不以謹言慎行著稱,其性格缺點也從來不是新聞。但為何會有風險?因為約翰遜的背景有一個負資產。

  他和前首相卡梅倫,以及財相歐斯邦,曾經都是牛津大學布靈頓會成員。布靈頓會是一個全男班,成員非富則貴,專以胡鬧、搞破壞出名,行為令人側目。本來這種男子會所,乃是英國貴族傳統的特色,如果還是過去的大英帝國,精英學生年輕時胡鬧無所謂,聊為戲謔而已。

  但是從戰後以來,英國地位一落千丈,大眾對這種精英小圈子,愈來愈不齒,連帶布靈頓會的名聲也大為受損,最近規模大減,成員只剩個位數,早已失去卡梅倫、約翰遜時期的氣勢。這是因為精英享有的權利和義務不對等,大眾的容忍和寬宥自然漸漸收窄,否則選民會問:閣下何德何能也配上台治國?因為真正的政治家,不是在衣香鬢影的甚麼論壇、峰會上高談闊論而練成的,而需要面對真正的硬仗,譬如眼前的脫歐危機。

  成大事者不拘小節,正如美國選民能選出特朗普。如果這種雞毛蒜皮小事,居然能對約翰遜造成人格謀殺,自是氣象衰敗的跡象。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