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倫敦之髒

  倫敦近年不幸淪「罪案之都」,其實只要留意市容,不難看出治安敗壞的端倪。街頭垃圾不但有塑膠袋、紙屑等,吃剩的食物和飲料也隨處可見,可見倫敦的「垃圾蟲」不但無公德心,連基本的衛生常識也欠奉——因為剩飯湯水招引蟲鼠,容易傳播病菌,這應該是一六六六年倫敦大火之前未開化愚民才犯的錯。

  倫敦街道之骯髒,不分區域,超越貧富等級,甚至連白金漢宮的公眾範圍也不能例外,著名的維多利亞女皇紀念碑的水池裏,也照樣污跡斑斑,棄有喝剩的汽水樽和咖啡杯。

  正如當年紐約市長朱利安尼的「破窗理論」,倫敦市容敗壞,也是人心敗壞的流露,顯示許多倫敦人對自己居住的城市沒有歸屬感,毫不愛惜,因而能任其骯髒,感覺麻木,選擇眼不見為淨,以為事不關己。倫敦人無歸屬感,因為倫敦是全球化金融中心,廣收移民,無所謂本地的主流文化,加之近二十年來,英國傳統保守主義被標籤為「帝國主義殘餘」,失去主導地位,而讓位於「多元文化」,才有今日的市長簡世德,既無力打擊罪案,也無能整治市容,只知在交通燈信號裏作文章,將原本的人形公仔換成多元性別符號,以為這就叫未來視野。

  此所以如今遊客來到倫敦,已失慕名拜訪之心,甚麼國會大廈、白金漢宮、聖保羅大教堂等歷史名勝,都失去了象徵意義,只淪為觀光景點,十八世紀大儒莊遜博士曾豪言「一個人如果厭倦了倫敦,則也厭倦了生活」,如果他目睹今日的倫敦,斷不會誇下如此海口。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