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人才都走了

  美國總統特朗普近日向一個巴爾的摩民主黨議員甘明思開炮,雙方對罵,令巴爾的摩的經濟治安問題曝光。

  巴爾的摩被評為美國「最危險的城市」:二〇一五年美聯社報道,指巴爾的摩貧困問題惡化,失業、失學、毒品氾濫,基建破敗,還有貪污問題。因為奧巴馬主政時曾經豪派十八億美元振興巴爾的摩,但是幾年過去毫無成效,許多人問:錢去了哪裏?

  但是特朗普罵的議員甘明思是黑人,於是議題迅速為「種族歧視」騎劫,一如所料,「種族牌」一出,便談不下去了。

  《巴爾的摩太陽報》更加反駁,以當地內港區繁榮安定為證,指特朗普的言論偏頗失實。可是明眼人都知道,內港區百分之六十八人口都是白人,這算不算隱形的種族主義?

  雖然「我們都是巴爾的摩」(WeAreAllBaltimore)的標籤又在社交網絡上瘋傳,但是現實問題,一個也沒有解決。

  這種時候,只有黑人自己發聲才有說服力,華爾街日報著名評論家,本身是黑人的萊利說,黑人掌權並不會促進黑人自強:從一九七〇到二〇一二年,黑人民選政客和高官增加了幾乎十倍,但是黑人社區的貧窮惡化,黑人學生升學就業,不升反降。因為黑人精英一旦上位,只會離開原本的社區,原來的社區缺乏改變的動力,愈來愈沉淪。

  情況就像一個社會,最優秀的人才都移了民,沒有人願意留下來改變現狀,造成惡性循環,下一代就愈來愈沒有出路。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