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誰比誰更敏感

  美國民主黨一批社會主義者在佐治亞州舉行大會,席間一人上台發言,只一開口就遭到打斷,這句話就是許多美國人常用的開場白“Hi Guys”。

  因為台下有人認為,Guys有強烈的性別暗示,人群便開始竊竊私語,乃至台上發言的人開始崩潰,情緒激動,辯稱自己“Sensory overload”。

  英文Guys就是老友、傢伙,也可以是廣東話的「O靚仔」,是一個非正式用語,不像英文的Gentlemen那般有等級色彩,顯示美國社會更趨平等。但即使如此,因為過去的職場以男性為主,無論是藍領還是白領,男人之間打招呼以Guys相稱,這就是所謂「性別暗示」的來源。

  但近些年來,Guys已經變成男女通用,因為女人也和男人一樣加入職場,Guys已經包含了「眾人」之意,女性朋友之間也一樣用“You guys”相稱,無所謂性別之分,因為語言是隨着社會文化環境演變的媒介,語言並不是死物,所謂約定俗成,只要多人用就說得通,不必拘泥於起源。

  如果這些民主黨擁躉抗議“Guys”還情有可原,則所謂的Sensory overload簡直莫名其妙。這個字純屬生安白造,意思是對於感官刺激,譬如光線、聲音、氣味特別敏感,過多的感官刺激,容易引起焦慮。

  這位發言人針對觀眾的竊竊私語,以Sensory overload來抵抗,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可算高招,因為觀眾對他使用“Guys”感到冒犯,或者不快,是一種對語言的敏感;這位發言人則以自己的感官過於敏感作為反擊:看看到底是誰的敏感更為脆弱,更值得捍衞,更佔據道德高地?

  只不過,若這種人日後愈來愈多,為免引起他們的焦慮,則大會主辦人應發出指引,要求觀眾避免鼓掌、喝采或者拍照,台下都默然靜坐,那麼電視畫面就有趣了。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