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真正的平等

  紐約的精英中學收生標準高,校內的非洲裔和拉丁裔學生只佔少數。因此,紐約市長白思豪委任的一個團體提議,取消精英學校的限制,所有學生不分成績上學,實現真正的平等。此議一出,便有非洲裔和拉丁裔的家長帶著兒女集會抗議,聲稱新政對他們不公平。雖然非洲裔和拉丁裔學生在名校內佔少數,但是這一部份少數,願意維持舊有的制度,他們相信,以成績高下,表現優劣來收生,才是一種公平。

  對於這些父母而言,按舊有的制度,他們的兒女才有機會出人頭地,入讀常春藤大學的機會增高,離開原本貧窮的社區,晉升到社會上層。讀甚麼學校,結識甚麼人,做甚麼工作,都是決定命運的主要因素,這些父母並不相信人為創造的平等,相反,他們認為兒女資質聰穎,品行端莊,就應該有更好的出路,而不是和其他平庸甚至頑劣的學生一樣混日子。

  這批父母的抗議,是在挑戰西方極左宣揚的「平等」。按照白思豪等人的觀念,所有學生不分優劣,無所謂賞罰,學校的課程和考試制度,都能照顧到讀不成書的學生,令他們感覺良好,不失自信,這是一種平等。但是優秀學生的感受,學習進度以及潛質發揮,則不在考慮範圍之內。

  如果白思豪這一套行得通,則這個世界,不應該存在價值觀的比較與衡量,文化無所謂優劣,國家無所謂成敗,委內瑞拉和美國沒有分別,也就不存在移民的問題。

  移民才是真正的最大的不平等,有財富,有才幹的人都湧往某些國家,而非平均分散各地。只有強行打破各個國家的價值觀要求,按種族比例將七十億人口重新組合,這個世界才有真正的平等,白思豪等政客,畢竟格局狹小了一點。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