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自拍有害

  基督教文明建立人權概念,又延伸到動物權、生命權,從英國訂立防止虐待動物開始,保護環境和野生動物、人道畜牧和屠宰、制止動物測試等主張,是文明潮流的大勢所趨。

  但有了智能手機,保護環境受到衝擊。紐西蘭舉辦國際企鵝研討會,有野生動物專家質疑遊客用智能手機自拍的潮流,對動物生理和情緒造成壓力,可能打斷動物的餵食、哺乳,甚至導致生育率降低。

  尤其有當紅明星擺出環保使者的姿態,大廣告商不惜重金,取野外背景,塑造「自然、野性、堅毅、熱愛生命」的高尚形象,雖然好看,但名人效應催生的,不見得是環保意識,更多的是有樣學樣,爭相和野生動物合照自拍,在社交網絡上呃like而已。

  智能手機自拍功能和社交網絡的效應,放大了人性的自戀和炫耀。此風大盛,單是二○一七年主流社交網站IG,和野生動物自拍的照片的數量增長近三倍,其中四成有身體接觸,甚至涉過猛的動作,如驅趕企鵝、擁抱鷸鴕等等,這類照片,一律被專家視為「惡意」自拍。

  現代工業文明的生活和野生環境已成隔絕,手機、網絡、自拍,本來就違反自然生態,許多遊客到了野外,照樣打電話、直播、喧嘩,純粹是用野生動物當背景,以顯得自己跟得上文明潮流而已。

  只為了自拍和炫耀,所謂保護環境和野生動物,立即掉價,因為人類需要自然,應和宗教信仰一樣,屬於靈魂的訴求。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