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不再沉默的大多數

  美國波士頓舉行異性戀「驕傲遊行」,應是美國立國以來的第一次。

  所謂「驕傲遊行」,意思是以自己身份為榮,抗議主流社會的歧視或者排擠,本來是由同性戀族群發起,挑戰主流社會價值觀,伴隨六十年代末至七十年代中的反越戰浪潮,形成了今日美國「自由主義」潮流。

  當今西方左派「現代自由主義」是相對「古典自由主義」而言。簡單來說:古典自由主義主張消極的自由,即個人有不受干涉,拒絕的自由。現代自由主義,則主張積極的自由,即個人有主動追求,選擇的自由。前者主張小政府,不干預;後者主張大政府,包攬公共服務。

  美國是一個以清教徒立國,以古典自由主義為核心價值的國家。美國總統列根說過,世界上只有美國是個例外,因為美國是「We the people」,即國民話事,由國民告訴政府應做什麼;而世上大多數國家是反過來的情形。

  但是,今日由左派主導的自由主義,出現一種大政府的趨勢,要求政府介入社會生活層面,從派福利開始,現在延伸到學費、醫療,無條件基本薪水等等,甚至包括企業機構僱用的選擇權,政府的手眼看愈伸愈長,這便是川普上台的前景。

  因此,美國異性戀也發起驕傲遊行,並非笑話,而有政治象徵意義。本來異性戀應是主流社會,即所謂沉默大多數,沒有必要走上街頭。如果「大多數」 也感到身份危機,必須走上街頭捍衞自己,可見美國主流社會出現動搖,這是不是好事呢?

  畢竟,所謂包容大愛,前提是有一個寬容主流。這個主流,是奠基於美國立國價值觀而形成,其他的族群未見得有能力取而代之。而所謂「少數族群」,也是因為「少數」,才成其「特殊」、「另類」 ,一旦失去主流大多數的襯托,又有甚麼特別呢?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