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畫裸體

  四川美術學院院長在社交網絡示範自己的人體素描作品,掀起熱議。但議論焦點不是作品好不好,藝術造詣是高是低;而是為甚麼要畫裸體,應不應該畫裸體。

  應不應該畫裸體,表面看來,似乎是一場理性的學術討論,但正如中國北方傳統藝術相聲表演家郭德綱說過,一個普通網民會不會反問,火箭燃料是不是不及燒煤?既然他們不會,為何同樣的網民可以質疑藝術家應不應該畫裸體?

  此外,醫學參考書上都繪有人體,而且有性器官的詳盡描述,醫生還要解剖屍體,但網絡上也從來沒有人問,醫生為甚麼要這樣做,應不應該這樣做。

  既然在中國社交網絡上,藝術家畫裸體是一個應不應該的問題,那麼導演鏡頭下的裸體,或者作家筆下的裸體,當然也會有人質疑。果然,有網民留言聲稱,由於這類反對和質疑的聲音,部份藝術學校已取消了人體素描的課程。

  中國人一直視裸體為禁忌,因為中國文化沒有人體美的概念。西方基督教信仰人是上帝照着自己的模樣所造,再加上早期有希臘雕塑藝術的啟蒙,人體的構造有美學和精神信仰的增值,不只令人聯想到色情。

  畫裸體再度成為爭執,並非因為今日的中國人還停留在清末民初的年代,沒有見識過裸體,或者性心理有所壓抑,而是一場文化話語權之爭:人體美是西方文化的價值,本質上和中國文化並不相容,五四時代的中國人欠缺自信,不敢質疑,但今日的中國網民醒悟了,也自信了。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