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日語的「忘我」

  日本朋友指點,日語是非常主觀的語言,善於直接表達情感——聽起來不太符合日本人一貫予人拘謹含蓄的刻板印象。

  日語的主觀特點,在於表達情感的時候,不是當動詞用,而是當形容詞,例如「我愛你」三個字,日語不需要「我」、「你」之類的主語或者賓語,日語的「好き」,直接用來表達情感和內心感受,隱藏自我的角度,由這一點來看,日語堪稱具有忘我的特色。

  譬如中文的「想念」作動詞用,但日語的「会いたい」,直接翻譯是想見面,想再見,就是表示內心的狀態。日語的這種表達方式,避免直接使用「我」、「你」、「他」等人稱代詞,在表達感情和內心感受的時候,反而免得尷尬。日語中的這類形容詞特別多,譬如日女和港女都最喜歡講的「卡哇伊」(可愛い),似乎可以無限濫用,無論何時何地,何事何物,都可以用「可愛い」來形容,因為是表達主觀的感受,並非客觀形容。

  許多學日語的人說,日語的迷人之處之一在於形容詞的豐富,音節豐富,適合用來填詞。這種特色,當然造就了日本的俳句,許多俳句讀起來似乎無頭無尾,但字裏行間充滿音樂和畫面感,著名的譬如「流螢斷續光,一明一滅一尺間,寂寞何以堪」;「古池塘,青蛙跳入水中央,一聲響」;「章魚壺中夢黃粱,月滿夏夜」;「渡船春雨至,船上傘高低。」

  詩句中沒有一個「我」字,也不需要「我」,日本的美學處處表露「無我」、「忘我」,日式庭院風格至簡,並不講究假山怪石,或者花木涼亭,沒有一個是主角,只有內心感受最重要:寧靜、整潔,時間似乎停止,每個人的小我,和世間甚至宇宙融為一體。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