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與時俱進的難題

  英美合拍的電視劇「皇冠」塑造英女皇伊利沙伯二世,表現其堅定、平靜但沉悶的性格特點,才是合格君主的要求。一面致力保持皇室穩定的制度,但隨着時代改變,到底對於甚麼事應該與時俱進,而不必堅持到底?這便聚焦在未來的國王,女皇的長子查理斯王子身上。

   查理斯的角色寫得十分好,首先查理斯的性格細膩敏感,並不像父親般剛強硬朗,加上生長於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也不像父母般經歷過戰爭的洗禮。對查理斯而言,女皇的克製冷靜,更像是冷酷無情,他反而更認同具有浪漫主義色彩,個人風格強烈的愛德華八世,以及瑪嘉烈公主。這是很明顯的世代之別。事實上,女皇並不抗拒兒子的觀點,在愛情的選擇上,她認為應該讓查理斯自主自由選擇,對於未來皇后的要求,也不必像過去那樣死守,最重要的是讓有情人終成眷屬,真愛的伴侶是強大的支持和依靠,對於敏感羞澀的查理斯,有百利而無一害。

  而反對愛情自由,在溫莎皇室的歷史上,已經造成了不幸,「吸收歷史教訓」,對於查理斯的婚姻,應該跟隨時代浪潮而行:開放、 寬容、尊重他的自主權。可惜,因為當時皇室地位岌岌可危,皇室中還有其他重要成員認為「不可以破壞規矩」,偏偏在這件事情上棒打鴛鴦。結果如何,全世界有目共睹。皇室沒有實權,但因為僵化的思維,不近人情的制度,也足以釀成不幸—而以戴安娜皇妃的事件而言,堪稱災難。該如何判斷和決定,尤其發人深省。皇室代表最保守的勢力,君主不能行差踏錯,個性鮮明,特立獨行之輩,不及沒有個人色彩,循規蹈矩,守護制度的人選。但是時代前進,國民的要求和期望和過去不一樣,曾經的禁忌,道德標準,人生價值觀都會改變,這才是判斷「傳統」是否需要與時俱進的標準。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