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尖多士——歐洲欠的債

  總統特朗普去倫敦參加北約峰會,美歐的關係,因為特朗普到處討債,起了戲劇性的變化。

  特朗普為甚麼要向歐洲討債,因為北約的成立,是為了對付蘇聯的華約組織,但蘇聯早已解體,華約許多國家都加入了北約,則北約的軍事功能需要重新檢討。

  但歐洲各國沒有理睬美國,繼續依靠美軍防禦,繼續由美國承擔七成以上軍費,歐洲的許多國家,包括歐盟兩大領袖德法,以及富裕的北歐,沒有履行「入會」諾言—即從GDP拿出百分之二繳納軍費,因此,歐洲福利主義盛行,和歐洲各國不必承擔巨額軍費,有直接關係。

  換言之,歐洲人所享受的福利,包括慷慨接收的難民,變相是在花美國納稅人的錢。

  本來美國政府闊佬懶理,但近年來美國年輕人日益受到歐洲福利主義的薰陶,像美國左派紀錄片導演米高摩亞常常在電影中稱頌歐洲的大學生不必貸款交學費,一切由政府包辦的「德政」,對美國年輕人有極大吸引力。最近美國民主黨湧現激進派,紛紛提出全民免費醫療,免費大學教育的政綱,歐洲式福利主義在美國形成一股政治潮流。

  但是,這一切由誰來埋單呢?如果要求美國政府像歐洲一樣發福利,則美國年輕人應該支持總統特朗普退出北約,不要再為歐洲的軍費埋單,每年省下六、七千億美元的錢,就可以撥給教育或者醫療。問題是,這樣一來,歐洲政府就不得不加稅,或者歐洲大學生不得不貸款讀書,類似法國「黃背心」的運動就會在歐洲遍地開花,這就有好戲看了。

陶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