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屬專欄:
其他專欄
專欄名稱:
潮談
作者:
蔡子強

近日看了一部電影《死無對證》,那是我近年看過最好的懸疑推理片,以水平計,比起人氣推理劇《神探伽利略》高很多,不單劇情緊湊全無冷場,且真的能夠做到結局雖屬意料之外,卻是情理之中。我向身邊朋友作出推薦,朋友看完後反應也十分正面。劇情描述男主角是一個成功IT人俊彥,他被捲入一宗「密室殺人事件」,他在酒店被人擊暈,甦醒後就見到情人伏屍房內,但因為...

詳細

近日在電視新聞中看到這樣的片段,前個星期三,在日本成田機場,因為上海天氣惡劣,赴滬航班遭延誤,不料引起內地同胞乘客不滿鬧事,這也罷了,其間他們不單與當地警方推撞,還大唱國歌,以展示「民族志氣」、中國人民不可「欺」。之後,類似同胞大鬧機場事件,又在斯里蘭卡、伊朗發生。事後三地大使館都發聲明,呼籲國民勿因天氣惡劣導至行程延誤而失去理性;《人民...

詳細

上周六,眾志的周庭被DQ,民主派隨即由區諾軒上陣代替,很多記者朋友都來電詢問對港島補選選情的影響。本來,在港島、九龍西、新界東三個需要補選的選區中,民主派以港島的選票版圖最細,且近年在不斷萎縮,得票率從二○○八年的百分之六十,下降至二○一二年的百分之五十,到了二○一六年,更跌至百分之四十八,首次不過半。這也難怪,港島是全港最高收入、最高教...

詳細

上星期,新上任的中大校長段崇智,在其首篇網誌中自爆,近日巧遇四十年前在他宿舍房間「屈蛇」的宿友。這讓不少朋友會心微笑,「屈蛇」雖說是違規,卻是大部份人大學生活與回憶的一部份。大學有為住得偏遠及熱心投入學生活動的同學提供宿舍,但宿位卻未至於多到足以讓所有同學都可入宿,因此有同學需要留宿時,或會選擇「屈蛇」,即違規留在宿生房間過夜,借宿一宵以...

詳細

近日不少本港球迷都感到興奮,為的是可能是本港史上級數最高的外援抵港,說的就是剛加盟傑志,曾經效力過英超勁旅曼聯的烏拉圭前鋒科蘭。在此之前,本港史上級數最高外援,講的不是客串一兩場,而是打足一季那種,首推當年加盟精工的南寧加,這位荷蘭外援勁到甚至在世界盃決賽入過波。你沒有看錯,是世界盃「決賽」,不是「決賽周」。那是一九七八年世界盃決賽,阿根...

詳細

這個聖誕沒有去歐美,卻去了南京和揚州渡假,這也就是古時所謂的江南一帶。南京是古時名都,相信很多香港人都會去過旅遊,反而對揚州就會較為陌生。提起揚州,大多數人想起的,恐怕是當年在教科書讀到,滿清入關,明朝忠臣史可法堅守揚州,讓攻城的清軍傷亡慘重,結果城破之日,清將多鐸讓清兵屠城來報復,以洩心頭之恨,那就是史上著名的「揚州十日」。但其實今天到...

詳細

南韓總統文在寅近日訪華,為兩國關係破冰。期間,他與夫人在駐華大使陪同下,走出下榻的北京釣魚台國賓館,到了附近一間「永和豆漿」享用早餐,點了油條、豆漿、小籠包和餛飩。青瓦台稱文是想借此機會體會中國人民的日常生活,並與店裏的北京市民聊天,拉近與中國人民的關係。近年在政圈確是開始流行起所謂的「小食外交」,例如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在訪問越南期間,曾...

詳細

今天日清食品正式掛牌,筆者也繼續湊興,續談出前一丁。日清創辦人安藤百福在一九五八年發明即食麵,當時的名稱並非「出前一丁」,而是「雞湯拉麵」。至於出前一丁,其實是十年之後,於一九六八年才推出的產品線。雞湯拉麵這個名稱大家可以理解,那麼,為何新產品又會叫做出前一丁呢?不少港人誤以為,那是包裝上印上那個男孩的名字,因為日本人姓名一般都是四個漢字...

詳細

近日碰上日清食品分拆中港業務在港上市,媒體都一窩蜂刊出了很多有關出前一丁的報道,畢竟港人對這隻我們由小吃到大的即食麵,有着一份深厚的感情。這裏筆者也湊湊興,談談出前一丁。儘管港人超愛吃出前一丁,甚至比起日本人有過之而無不及,但原來兩地的食用習慣卻有所不同。有一次我看電視節目,看到日清的中國區負責人安藤清隆(他就是「即食麵之父」、日清創辦人...

詳細

我家住青衣,返大學的方法之一,就是先坐巴士到大圍或沙田,再轉港鐵,這比起先坐住客小巴到青衣站,再坐港鐵,要快捷得多。我坐的是從大嶼山開過來的E字線,返工那一程,因為是在青衣上車,巴士車程已駛了一半,因此可以享受較便宜的「分段收費」;但放工那一程,因為是在沙田上車,巴士車程才剛開始,因此付的是「全費」,貴了幾元。儘管是同一段路,但返工放工車...

詳細

經過上星期之後,世界盃外圍賽已經打完,進軍俄羅斯決賽周的三十二支隊伍已經塵埃落定。有人快樂有人愁,大家最印象深刻的,莫如是六十年來首次無緣決賽周的意大利,以及賽後其鋼門保方的眼淚。「保方保方,保住後方」,這位陪着我們不少人成長的鋼門,連續出戰五屆世界盃,並在二○○六年奪標。本來,如果今屆意大利能夠順利出線,他將成為史上首位六戰世界盃的球員...

詳細

熱門: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