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談——多得煲呔才有辯論

  近日,一場八大電子傳媒直播特首選舉電視辯論,成了坊間茶餘飯後的熱門話題。而我在看時,則想起了獄中的曾蔭權,因為是這位前特首,當年大膽接受這個挑戰,主動接受在特首選舉中引入電視辯論,才踏出了這民主的一小步。

  我有在大學裏教授有關政治辯論,知道不同地方,手握大權,穩坐釣魚船者,對引入這種辯論,都十分猶豫,以至抗拒,始終無必要為自己增加麻煩及變數。舉個例,台灣雖然在一九九六年總統選舉首次引入一人一票直選,但在朝的李登輝,卻拒絕在野的民進黨挑戰,不肯引入辯論,到了二○○○年在朝的連戰樣,對在野的陳水扁,其反覆要求辯論,也一樣一於不理,直到二○○四年陳水扁,上屆爆冷上台,朝野逆轉,才難打倒昨日之我,首次引入辯論。

  回到香港,董建華年代,以他老人家的脾性,當然不會肯和別人同台辯論。直到二○○七年特首選舉,在朝的曾蔭權對在野的梁家傑,當時,不但在選舉委員會裏,曾蔭權穩坐釣魚船,在選舉民調裏,他也勝八比二,按常理,實在無需為自己平添麻煩及變數,破格引入辯論,但結果他卻做了,為香港特首選舉樹立了先例,讓這個傳統延續至今。到了二○一○年政改,他更引入朝野政策辯論的先例,大膽對余若薇,雖然後來被輿論笑作「傻仔」,結果輸「七個一皮」,甚至連北京也頗有意見,但以民主的尺度而言,他確是做了一件好事,只可惜在香港成不了慣例。

  入獄後的曾蔭權,現時已成了「落水狗」,一沉百踩,彷彿七年任內一無是處。但當然在房屋和樓價問題上他責無旁貸,但其實他也為香港做了不少好事,最低工資是一例,而引入辯論也是另一例,不能把他全盤否定。

蔡子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