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談——DQ之後

  泛民四名議員全遭DQ,法官的判決不可謂不辣。在這之後,泛民在直選議席上與建制之比是十四對十六,少於一半,首次失去分組點票下的否決權,如果建制派趁機發動突襲,例如要求修改會議常規,如收窄以後議會中拉布的空間,那麼泛民隨時只能束手就縛。

  至於《基本法》二十三條以及政改,前者只需議會中過半數票,所以建制派其實一直夠票,只不過怕引起社會強烈反彈,政府才一直按兵不動。至於政改,政府一直的解釋,「須經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是指全部認可議員,此基礎不受個別議員出缺影響。因此,按理這不會因泛民前後有六位議員被DQ,而受到影響,泛民如果沒有人變節,仍可穩守否決權。但我會補充一句:除非中央釋法。這並非沒有前科,當年政府亦說過,行政長官若然出缺,補選出來那一位可以做足五年,但結果中央釋法,年數只能完成餘下任期,因此曾蔭權替補董建華,第一任只能做了短短兩年。

  至於補選,則要視乎政府會否把六名被DQ議員的補選,一次過舉行,還是分開前後兩批,如果是一次過,那麼在九龍西及新界東,兩區都同時會都有兩個議席要選,按兩大陣營過往的得票比例,泛民很難在這兩區全取兩席,有機會各失去一席。再加上姚松炎那個測量界功能議席,上屆只憑百分之四十三得票率,再加上建制派內訌分票,才漁人得利勝出,補選如果建制派吸取教訓,姚未必可以再次勝出。那麼,泛民便有可能一舉失去三席了,不可謂不傷。

  但林鄭月娥也要三思,如果政府真的如此做,補選一次過舉行,那麼她想改善行政立法關係,以及與泛民關係,也只會成為泡影。

蔡子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