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談——讓火鍋消失!?

  上周一單惹人爭論的新聞,就是美食家蔡瀾,在內地一個電視節目上被問到,如果要讓一道菜消失他會希望是哪樣?他竟然答說是火鍋,並說這是最沒文化的料理。香港人出名喜歡打邊爐,對這說法一定反對。

  至於我,對打邊爐更有一段溫暖的回憶。記得三十多年前,讀大學住宿舍,每當上學期尾考完試,大夥兒想慶祝,因為學生年代沒有太多錢,出外吃飯可免則免,再加上十二月碰上天氣轉冷,於是同學們便相約齊集宿舍房間,齊齊開餐打邊爐。當時的土法打邊爐,便是用上一個住宿舍必備的舊式電飯煲,煲滾一煲水,買些豬丸、牛丸、魚丸,再加上蔬菜、豆腐、蘿蔔、粉絲等,煮至一鍋熟,大家便趕快下箸。打邊爐,就如是此凝聚了宿舍裏大家一班兄弟間的情誼。

  今天打邊爐當然不會如此寒酸,但不變的是,對於我來說,打邊爐仍然就是象徵友情,它是一種三數知己共聚的飲食方式,後此或插科打諢,風花雪月;或點評時局,縱論古今;或感懷人生,相知相惜,就是如此這般,等待食物灼熟的時光,便可以不知不覺間被打發掉。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夠接受,與別人在同一個鍋裏,幾雙筷子一起翻來翻去。如果可以如此,那麼彼此間的情誼,也真的非比尋常。恕我便不會與陌生人一起打邊爐。

  所以,我反而覺得吃火鍋很有文化,也很中國人,那是講求集體、講求分享的一種飲食文化,西方人講個體主義,吃飯也是分開每人上菜,這種在一個鍋裏彼此分享食物的吃法,並不多見(當然有人會舉瑞士芝士火鍋,但那畢竟是少數),甚至有點匪夷所思,只會認為不夠衛生。如果讓火鍋消失,那無疑就是讓一種很中國人的事物消失了。

蔡子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