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談——最美的母親

  年幼時,常看一個廣東話配了音的美國兒童電視節目《芝麻街》,時至今日,內容都忘了,但仍記得以下一幕。一個小孩與媽媽失散,機緣巧合,碰上仁慈的國王,善心幫小孩尋找母親。國王問小孩,母親樣貌有何特徵?小孩說,媽媽是世上最美麗的女人。於是國王找來一個又一個全國長得最漂亮的女人,到小孩面前跟他相認,結果都不是。到最後,一個樣貌普通的尋常主婦,聞知有小孩尋母,於是前來,小孩見面後喜極而泣,原來她就是小孩母親。國王在高興之餘又惑到很奇怪,又說是世上最美麗的女人?後來才醒悟,因為母愛,母親在孩童眼中往往是最美的。五十年了,這個故事我至今未忘。

  六四三十,近日在新聞中,看到張先玲的訪問,她是在六四事件中被戒嚴部隊槍殺、手無寸鐵的十九歲學生王楠之母親。這位白髮蒼蒼的「天安門母親」,在鏡頭前整理着一大疊信件和稿件,她說這是兒子死後,其同學和朋友寫下對他的悼念和追憶。每次翻閱這疊信件和稿件時,她都感到撕心裂肺的痛楚,但也從中得悉兒子不為她所知的一面,從而梳理對兒子的記憶。

  多年來,在高壓下,這些天安門母親拒絕遺忘,並努力四出搜尋六四死難者的名單和經歷,整理成書,為的是要為六四守護記憶。在尋訪過程中,張說她們頂風冒雨走過多少大街小巷,就是酷暑嚴寒,就是吃閉門羹,甚至被人推出門外,也不能擋住她們的腳步。她不覺屈辱,不覺氣餒,因為她心中有的是着母愛和良知。

  本來在這個經濟騰飛,「大國崛起」,物質泛濫,舉國一片歌舞昇平的年代,只要這些天安門母親,願意遺忘,就可以與其他沒有記憶的人,一起沉醉在一場物慾的狂歡當中,但她們卻選擇了守護記憶。她們都是最美麗的母親。

蔡子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