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談——朝野政策辯論

  近日,因《逃犯條例》修例而惹來朝野惡鬥。較早時候,民主派曾經出招,邀請特首林鄭月娥與民主派代表涂謹申,就修例公開辯論,他們甚至使出激將法,說林鄭若不出席就顯示她「唔打得」,但政府卻始終無動於中,拒絕奉陪。

  民主派理據之一,是過去早有先例,說的是九年前,政府提出二○一○政改方案,時任特首曾蔭權與民主派代表余若薇,就方案進行了歷史性的朝野辯論,全程電視直播。結果,這場「曾余辯」出現了壓倒性戰果,事後根據港大民研調查,受訪者有百分之七十一認為余表現較佳,相反認為曾表現較好的卻只有百分之十五,可謂勝負懸殊。很多建制派,甚至據說包括北京,都怪責煲呔為何輕率出戰,讓反對派有機可乘。當時的特首辦主任譚志源,近日更向媒體說,作為「過來人」,對當年這場「曾余辯」可謂「後悔莫及」。

  其實,即使民主如美國,也都只有選舉辯論,而沒有朝野政策辯論,而台灣也是二○一○年才出現「雙英辯」,由時任總統馬英九與在野黨領袖蔡英文,就服貿協議,在電視機前進行台灣的首次朝野辯論。

  從中可見,這種朝野政策辯論,實在得來不易,不能不讚當時曾蔭權的政治胸襟廣闊。只可惜,當時民主派卻並不如此看,對煲呔的胸襟和民主創制,也委實太過吝嗇肯定和讚賞,相反,贏了辯論後,卻頗為「鬆毛鬆翼」,於是政府對這種朝野辯論,作了十分負面的總結。「一朝被蛇咬」,如今要政府再「落疊」,也就十分艱難了。

蔡子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