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談——獨立調查的小故事

    《逃犯條例》修例風波發展至今,當政府費盡唇舌解釋「暫緩」其實等於「撤回」,再三強調沒有說過6.12衝突所有參與者都是「暴動」,各方訴求的「最大公因數」,逐漸聚焦在「獨立調查」這一點上。政府至今在這點上寸步不讓,據聞是為了要顧及和避免損害警隊士氣云云,這讓我想起一個小故事。

  已經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一九九六年,嘉利大廈發生大火,造成四十死八十一人傷。本來消防處等多個政府部門數天內已經完成一份內部調查報告,並馬上提交末代港督彭定康。肥彭收了報告後,在會上雖然高度讚揚有關部門工作效率,卻提議是否應另行委任獨立人士進行調查,再作另外一份報告。

  他強調自己百分之一百相信同事,但因為災難惹來各界高度關注,公義不單止是要得到伸張,還要被人明確及毫無疑問地看到它是得到伸張,所以他希望同事們不要介意。他相信委任獨立人士進行調查得出來的報告,其結論最終會與政府內部所作的相同。他提出建議時,明顯已作了決定,其他人根本不可能有異議。不過,他的話卻說得大方得體,合情合理,作為下屬的都聽得舒服入耳。

  最後肥彭委任了胡國興大法官就嘉利大火進行獨立調查,最後所得的結論,果然與政府內部原先的一樣。於是,有關官員無不佩服肥彭的政治智慧和先見之明,他們知道,他的做事手法不但有助增強政府的公信力,胡官的報告其實亦間接肯定了原先提交報告的官員之專業水平。

  警方覺得自己在今次風波中含冤受屈,如果真是如此的話,特首更應委任前大法官進行調查,其實這反過來可以還他們一個清白,前大法官說一句,好過盧偉聰自己說一萬句,警方實在該舉腳贊成才是。

蔡子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