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談——學運世代 命運迥異

  周六,台灣民進黨公佈,年僅三十一歲的太陽花學運領袖林飛帆,獲委任為該黨副秘書長,但其實又豈止這位副秘書長,就連秘書長羅文嘉,也一樣是搞學運出身,他是一九八八年台大學生會會長,那屆亦是台大學生會第一次經直選產生。

  其實吸納學運份子是民進黨的傳統。台灣在一九九○年發生了著名的「野百合學運」,推動了政治改革,結束了國民黨獨裁專政,一代學運人從此脫穎而出。後來這批人不少都獲力邀加入民進黨,之後甚至躋身黨的中高層,碰上台灣變天的機遇,這批人再陸續躋身各級政府領導層,例如馬永成曾當過總統府副秘書長、林佳龍曾當過台中市市長(現任交通部部長)、鄭文燦如今當上桃園市市長、羅文嘉當過客家事務委員會主委、顏萬進則當過內政部次長……

  今次委任林飛帆為副秘書長,明顯是綠營領導層想進一步引入不但是年輕人,更是學運的聲音、觀點,和思維,當然這亦有在明年一月大選吸納年輕選票的政治考慮。

  近年香港政府,面對洶湧的年輕人不滿和上街,為了應付,常常開口埋口都說要聽取年輕人的聲音,又搞出了甚麼青發會、青年自薦計劃、政治助理等等,總之是花款多多。但說到底,最後吸納的,不外乎是那些「政二代」、「富二代」、學霸,又或者建制派,試問當中又有多少是學運和社運份子?反而,就算他們選擇參選,也難逃被DQ的命運,遭徹底封殺。

  同是學運和社運世代,台港兩岸的卻命運截然不同,這也為香港年輕人的抑鬱和求變心切,多提供一個註腳。

蔡子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