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談—— 樓梯之苦

  朋友退休後到台灣開民宿,這個暑假去了探他和在那裏小住,那是一間四層高的民房,地下闢作廚房和客飯廳,二樓為一間四人房,三樓則是兩間雙人房,他自己則住在四樓。

入屋後最大的驚喜,那就是屋內竟設有升降機。想起剛剛兩個月前到英倫,住在Russell Square附近一家「酒店」,地點方便是方便,但房間細到落牀後伸手可以掂到對面牆,也要千多元一晚,最慘就是沒有升降機,一把年紀得要把重重的行李箱拖上三樓,中間有四道樓梯,當時簡直欲哭無淚。朋友說不惜工本,在民宿內設有升降機,隨了方便拿着重重行李的客人出入上落之外,也是為自己着想。

  年紀漸大,對樓梯多了一份警覺。不少朋友退休,都想找些細藝,有些會去買村屋,貪可以在天台種植各種盤栽,以至可供進食的蔬果。但我都會提醒他們,年輕時村屋內幾道樓梯,當然不成問題,但六十歲後,一雙腿尤其是膝蓋漸差,那隨時會成了莫大的障礙。

  朋友說自己身體健康,健步如飛,每天也做運動,因此一雙腿不會有問題。我就回答說,我老爸的經驗是,他本來也沒問題,但自從得了一場病,躺在病牀一個多月休養,之後就不良於行了,你不會想像到一雙腿原來可以退化得那麼快。最後要把老爸送進老人院的原因之一,就是老家所在的舊式大廈,升降機不能直達大廈門口,還要多行一道樓梯,這道樓梯對於老爸的輪椅來說,簡直是一道莫大的障礙。

  如今我們假日一家外出吃飯,要揀酒家,最重要的是不是那裏菜餚好不好吃,而是要有停車場,以及更重要的是,不用行樓梯,輪椅可以直接進入。

蔡子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