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談——也談罷課

  上星期開學,碰上學生發動罷課,作為老師的大都靜觀其變。這個學期,我開了兩門課,結果第一個禮拜,分別有九成及八成學生出席,上課氣氛熱烈,落堂後,部份學生不願走,繼續提問和討論,結果多留了十多二十分鐘,讓人感堪安慰。

  如果你問我怎樣看學生罷課,我會說,他們已是大學生,我尊重他們的選擇和權利,反正我的課,除了一門不容我自行決定之外,上課從來不點名,也慶幸師生間一直互相尊重,這麼多年來出席率一直不成問題。

  近來很多學生會提起以故北大校長蔡元培,尤其是他在五四運動期間,面對強權,仍全力保護和營救學生的高風亮節,甚至以此來鞭韃如今香港的大學校長。不過他們未必知道,當年蔡並不贊成學生外出示威,甚至曾一度站於北大校門企圖出言勸止,惹來學生報以噓聲﹗事實上,蔡元雲於〈我在北京大學的經歷〉一文中,便清楚寫過:「我對於學運,素有一種成見,以為學生在學校裏面,應以求學為最大目的」。不錯,蔡元培曾說︰「讀書不忘救國」,但他同時強調「救國也不忘讀書」。

  三十多年前,我讀大學時,曾當過學生會會長,所以年輕人在求學時期,關心社會、民主、公義,我當然贊成,但亦還望,學生們如果對蔡元培如此推崇備致的話,希望他們亦不會忘記其教誨:「讀書不忘救國,但救國也不忘讀書」,不要因忘我投入學運而荒廢學業。

蔡子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