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談——中大那一夜

        上周二,也就是抗爭者與警察為了爭奪鄰接中大校園二號橋,因而爆發激烈衝突那天,原本中大宣佈停課,且連接中大的鐵路、巴士線已經停駛,但看到烽煙四起,我還是像很多中大人一樣,緊急趕返中大,縱使仍未想到有何可做,但只感心潮起伏,不能待在家裏。

  返到中大,第一時間去了二號橋,但我身體笨重,走動並不靈活,更毫不「勇武」,所以並沒有走上前方,只留在後面觀察,但縱然如此,我身邊幾尺的地方還是爆了一枚催淚彈,在中大園內中TG,是我一輩子都難忘的經歷。更難忘的經歷,是看到一邊射催淚彈,另一邊掟汽油彈,讓校園內煙火四起,山城告急,實在是心如刀割,欲哭無淚。我反對暴力,無論警察的暴力,以及抗爭者的暴力,都同樣反對,我反對掟汽油彈,毫不含糊,因為那是會致命的暴力。

  後來,經校長段崇智和校方高層斡旋,甚至親身走上前方吃TG,以及無數人幕後的努力,甚至就連前校長沈祖堯也出動,走上前方,警方終於在晚上十時左右撤走,暫時渡過難關。校方表現當然有可以批評和改善的地方,但相信他們已經盡了很大的努力。直到周三黃昏我才離開中大,當時校內仍然黑衣人人頭湧湧,讓我憂心忡忡。到了上周五我再回了一趟中大,那時黑衣人人數已經大減,到黃昏離開時,估計只餘不足百人,危機暫時過去。

  不錯,大學是學術和思想自由的堡壘,但卻請不要把它變成戰鬥要塞。如果大學被逼停擺,所有教研活動停止,師生都要撤離,縱使如「前線」聲稱的所謂「守住了」,警察沒有進來,但只剩一所空殼的大學還有何意義﹖實際上只剩下一荒涼的廢墟。

  如今理大也陷入了中大上星期的困境,一損皆損,希望理大能夠盡快渡過難關。天佑中大,天佑理大,天佑香港。

蔡子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