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談——16億元投入運動

  區選以反對派的海嘯式大勝結束,很多人都問及選舉結果對這場反修例運動的影響。當然最即時的,就是它向香港、北京,尤其是國際社會傳達一個強而有力的政治訊息,那就是經過連串嚴重衝突後,民意對運動的支持度仍然很強。

  但我卻想說,還有更實質的影響,這次區選共有八十一位反送中政治素人勝出,為他們繼續全職留在運動,提供了崗位和物質基礎。更何況,不少政黨和新當選議員都提出,將優先考慮聘請抗爭者當議員助理,甚至撥出若干薪津作抗爭支援基金。

  今屆區選共有三百八十八個泛民及反送中政治素人勝出,以每個區議員每年可獲大概一百萬元酬金及各種現金津貼計,三百八十八個議員就約是四億,四年就是十六億!換句話說,在未來四年,可以有近十六億元投入這場運動,不用「肥佬黎」畀錢,不用「外國勢力」畀錢,這場運動都有物質條件成為一場持久戰。

  但有人歡喜有人愁,建制派今後卻反要憂柴憂米。以民建聯為例,二○○三年那次慘敗,是由四年前贏得八十三席,輸剩六十二席;但今次的慘敗,則是由四年前嬴得一百一十七席,輸到只剩下二十一席,因此那次是六十多人養二十多個,今次則是約二十人養上一百個,要撐起的爛攤子更大,縱然有「阿爺照」,也相當吃力,資源的缺口實在十分之巨大。更何況,地區據點不是有錢就一定有,很多設在公共屋邨的辦事處,是要議員才有資格開。

  民建聯和工聯會等建制派政黨,除了喪失議席外,更深刻的衝擊,就是他們行之有效的那一套地區工作模式,「蛇齋餅糉」和「社區保母」,在新的政治環境下,還是否管用?它們又是否需要在觀念上和實際上作出調整和改變呢?

蔡子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