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屬專欄:
其他專欄
專欄名稱:
非誠勿遊
作者:
項明生

一九六三年香港的文華酒店開業,成為亞洲第一間每間客房都配備私人洗手間的豪華酒店。早在一個世紀之前的泰國曼谷湄南河邊,美國人Captain Dyers已經創辦了泰國第一家酒店Oriental Hotel東方酒店,至今仍然是曼谷最豪華的維多利亞風格殖民地酒店。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兩間雙城的翹楚酒店,曼谷的東方,香港的文華,終於在一...

詳細

由入住的曼谷文華東方酒店,坐約十五分鐘的士到達康民。噴泉淙淙,錦鯉魚池,竹影婆娑,何似在醫院!先去十樓的Sky Lounge登記。舉目所及,最矚目都是頗多罩袍女士、穿着拖鞋的阿拉伯男士,還有不少金髮歐美人士,其他的都是穿着富貴的泰國人。聽聞中東不少油國已經將全民醫療服務都搬到泰國,一家便宜兩家着!JCI(Joint Commission ...

詳細

離開春帆樓,我前往福岡,目的地是太宰府天滿宮的「定遠館」。「定遠號」是大清帝國北洋水師旗艦,一八八○年由德國伏爾鏗廠建造,一八九五年甲午戰爭遭日軍魚雷擊中,定遠號管帶劉步蟾下令炸艦自沉,次年三月日本人小野隆助出資買下定遠艦殘骸,並運回福岡縣,在太宰府的天滿宮附近,建造了一座「定遠館」放置。根據《定遠館始末記》記載,定遠館落成後,半夜人影處...

詳細

我一早就坐JR到了「山陰小京都」津和野,車站及路軌兩旁已經站滿了火車迷,視線一致,朝拜貴婦。貴婦姍姍來遲,高雅大方。千萬不能快,因為走得太快的是嬪妃傭人。這輛SL山口號C571型古董蒸汽火車,因為時速只有三十公里,被日本人稱為「貴婦人」。一身高雅的黑色晚裝,加上金邊裝飾,頭頂開始冒黑煙,中間的鍋爐吐出渺渺的白色蒸汽。車廂內部每節風格都不同...

詳細

穿過縣界長長的隧道,便是國界之南。伴隨著尖銳淒美的一聲長鳴,火車頭噴出一團烏雲樣的黑煙,在綠野仙境中飛舞如巨龍,而這上世紀的SL蒸汽火車就是烏雲巨龍的百年鐵皮尾巴,甚有節奏地轟隆轟隆,在鐵軌上滑行向前。空氣中沒有了清草味,因為瀰漫着更強烈的煤炭味,我貪心地吸了一大口,那種久違的蜂窩煤氣味, 將思緒帶回文革時的內地。一九六四年一月,毛澤東指...

詳細

伊藤博文在山口縣下關,第二次見到李鴻章,開場白就脫口說出了李鴻章的這首詩,以表自己的心智,而李鴻章對自己的談判對手卻一無所知,除了知道此君剛剛在甲午海戰打敗北洋水師。伊藤博文再用諸葛亮去比喻李鴻章,顯示自己的中文根基。二十二歲就前往英國倫敦大學留學,他的英文自然也不差。相比七十三歲高齡才首度出洋的李鴻章,伊藤明顯更加具備國際視野。江山如畫...

詳細

位於小山坡上的春帆樓, 外表平凡而寧靜。這裏一泊二食,一點也不便宜,六萬日圓起。我吃的這個套餐一共有十幾道菜,大部份都有春帆樓最著名的河豚,包括河豚湯、河豚沙律、炸河豚天婦羅、河豚啫喱、香草焗河豚、河豚粥、最貴的還有一大碟河豚刺身。一邊吃一邊望窗外的關門海峽,這邊是山口縣的門戶下關,對岸就是九州的門司港,海峽十分狹窄,且是日本軍艦出入瀨戶...

詳細

眼前曾是傷心地,一到維舟萬感集。逾百年來多少事,春帆樓下晚濤急。這是梁啟超在甲午戰敗十七年後的一九一一年,再度走到日本,路過《馬關條約》締約之處的春帆樓寫成的《馬關夜泊》。到了下關火車站,我在遊客諮詢處拿了日文、中文簡體字及繁體字的地圖,仔細研究這個百年傷心地。地圖上介紹「日清溝和紀念館」及「春帆樓」,還附有一張相片。但簡體字地圖上隻字不...

詳細

長崎這個小山坡上種滿了蘋果樹,用長石條鋪路,叫做「荷蘭坂」,因為江戶時代日本人分不清楚西洋人的國籍,將洋人一律通稱為「荷蘭人」之故,成為外國人居留地,即是中文的所謂「租界」。日本將這些百年老建築物原封不動地保留下來,包括日本首所女子大學,還有七棟「洋風住宅群」,一座淡藍色的二層西洋木樓「東山手甲十三番館」,曾是香港上海銀行長崎支店長的住宅...

詳細

汪洋大海現奇景:無數高樓大廈擠在一堆,漂流在海平面之上。近看,高達十米的防波堤後,密密麻麻的黑色大樓,密度像香港公屋。百年無情的海浪已經將防波堤和大樓,侵蝕得斑駁陸離。細看,玻璃窗全部破爛,鋼筋外露,滿地狼藉,石頭磚塊,建築廢料,像是地盤,更像是災後的城市。最有趣的是,船圍繞端島一個圈,到了島後位置停下來,田中導遊說:「看,這像不像一艘軍...

詳細

額爾金伯爵(又譯依利近,上環即有一條街以他命名)、白加士爵士(又譯巴夏禮,九龍的白加士街以他命名)、薩道義爵士,三個十九世紀的英國外交官,熟悉中國近代史的人對他們不會陌生:發動兩次對華鴉片戰爭、脅迫清政府訂立了《北京條約》、迫割九龍、火燒圓明園,絕對是雙手沾滿中國人民鮮血的十惡不赦劊子手,罪行纍纍的帝國主義強盜,殺人放火的列強惡魔。讀歷史...

詳細

熱門: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