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誠勿遊——大結局

  和風細雨、好山好水、四季異色、亦古亦今。空氣間彌漫着屬於東瀛的味道:清爽爛漫、靜好淡定、優雅細膩、陰鬱曖昧、不煩不燥、不高大上。亂世中的這股清流,源於五代人之前的那場改革開放。

  自從年前拍攝《京都奈良夢華錄》之後,我一直想拍一個有關近代日本崛起的文化節目,去解答李鴻章的疑問。適逢明治維新一百五十周年,這個節目籌備年餘,由國境之南的薩摩藩出發,經過長崎、長州、關西、關東丶東北,最後到達明治拓殖的蝦夷地,穿越了一百五十年的日本現代化過程。

  究竟,明治憑甚麼?

  不是物產豐富,歷史不算悠久,更不是地大物博,絕非交上好運。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無數個人,構成歷史。

  論歷史長河,還是時代洪流,都是由千千萬萬的個人構成。無論是在這十三集中出現的島津齊彬、西鄉龍盛、坂本龍馬、吉田松蔭、高杉晉作、伊藤博文、德川慶喜、明治天皇、黑田清隆、福澤渝吉、夏目漱石、辰野金吾、岩崎彌太郎等。還是寂寂無名的平民百姓,例如開創了文明堂、春帆樓、松田屋、千疋屋、霧笛樓、勝烈庵、一戶時計店等的五千萬明治老百姓,在眾多歐美帝國主義者如佩里將軍、哥拉巴等人協助之下,英雄造時勢,合力將一個貧窮落後的東亞島國,脫亞入歐,變成令人心曠神怡、世界優等生的現代日本。

  同一家族經營到第五代的傳人,節目中出現的五代目有喜多床的宮田千代、中村制包的中村德光、高橋洋服店的高橋純等,專業職人的淡定優雅,來於五代之前明治時代的教養,將其與其剛開放四十年的比較國民質素的確不公平。也難怪,那裏的每一陣風中都藏有一把刀、每一滴雨中也有劍影。本周日《明治憑什麼》大結局。

項明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