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誠勿遊——播後小漣漪

  人生有許多事情,正如船後的波紋,總要過後才覺得美。

  去年秋在日本九州、本州及北海道,拍攝《明治憑甚麼》的一個多月,每天起得比雞早、睡得比狗晚、忙得比蜜蜂、勞碌比老牛!早出晚歸,滾水淥腳,世界大戰,度日如年。

  每天天未亮就起牀,一邊刷牙洗臉上網看天氣,一邊擔任自己的美指,配搭今天穿甚麼衣服,並知會女主持黃芳雯,以防撞衫,因為我們的服裝贊助同是法國戶外品牌Aigle。出發前il Coupo的Danny已經為我剪了一個容易自己打理的髮型,但拍了一個月後,已經開始變形走樣。三扒兩撥,就要出發了。

  每天拍攝少則三個,多則五個地點,上氣不接下氣,疲於奔命。由於此節目的資料搜集、撰稿、主持,都由我一人擔當。為達到「有養份」的深度文化遊目的,我不能嘻皮笑臉戲弄觀眾,結果就苦了自己,途中不斷改稿、吃飯時也加添角度、搭車時愈講愈深。有觀眾說這節目的資料搜集到家,這只是基本功,當今的Google世紀,資料搜集唾手可得,毫不值錢。個人的見解、獨到的分析、人生的歷練、知識的融匯才是節目精華。

  雖說連續一個多月披星戴月,由早到晚絞盡腦汁,未至於江郎才盡、才盡人亡,到了第二周已經開始發現便秘。屋漏偏逢連夜雨,拍攝地北海道大地震、燕子打到關西機場關門之時,香港遇到三十五年來最強的颱風「山竹」,家裏也損失慘重,吹爆了兩扇落地陽台窗戶、一扇推窗,還有一扇窗被不知名東西擊中,穿了一個大洞。在小樽運河的鏡頭面前,我還要神態自如,調侃明治與慈禧!

  人生很多事本來就徒勞無功。這個節目居然引起坊間觀眾在《延禧攻略》之外的少許漣漪,還能怎樣呢?

項明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