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誠勿遊——與四川話無關

  受海洋公園邀請,我參加了四川臥龍生態傳媒團,再次回到成都。對一個天生就沒有鄉愁DNA的遊子來講,回鄉與去日本最大的差別是,我的四川話遠比我的日語流利地道。

  同團有十多位香港傳媒行家, 一同去了成都都江堰熊貓樂園、巴郎山鄧生保護站、神樹坪熊貓基地、熊貓谷等香港援建的有關項目考察,最後去了三星堆博物館。這個考古發現,推翻了中華文明就等同中原文明一說,以三星堆為代表的古蜀文明,自成一系。問題就來了。

  我已居港三十多年,粵語已經成為第二母語。相比源於滿人「內城話」的近代普通話,粵語的確古雅千年。李後主的「問君能有幾多愁」,證明「幾多錢」這些粵語街市口語已經是活化石。粵語詞彙多來自百越語,語法上就承繼自上古漢語。百越文明與三星堆的古蜀文明,同屬先秦文明。但為甚麼四川話那麼粗鄙而易明,與普通話只有語調分別,根本沒有粵語那麼獨特的語法用詞,更不像有數千年歷史的古蜀文明傳物?

  文明多樣性與生物多樣性一樣,太多喪命於金戈鐵蹄下。我去過湖北武漢,發現聽得懂大部份湖北話,反之亦然。

  明末清初張獻忠屠四川,九成人口被殺,只剩下五十萬人口,再次證明「中國人不打中國人」是真的,因為中國人只殺中國人。清廷於是「湖廣填四川」,原是北方漢語「下江話」的湖北話, 跟隨移民進入四川。沿長江由武漢到重慶,也只是千里江陵一日還!那麼,我的先祖和當今所謂埃及人的阿拉伯人一樣,原來是「鳩佔鵲巢」的中原人,和三星堆的古蜀文明沒有血緣關係了。

  由四月一日開始,此博物館對港澳台遊客免費,有興趣可以一探。

項明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