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誠勿遊——孔子的存在感

  作為當今世紀最忙碌的古人,孔子破了健力士大全。今年是五四運動百周年,也是孔家店被打倒百周年。孔子去世近二千五百年,最有存在感的時代應是當下。

  胡適並非是揭竿反孔第一人,而是日本江戶時期思想家安藤昌益,他斥孔子為「大盜之根本」,稱孔孟所倡仁義忠信為「盜賊之器」。思想影響到留學日本的陳獨秀、魯迅等人。

  但五四運動爆發前三年,一九一六年一月一日,袁世凱稱帝改年號為「洪憲元年」,就剛發表了「尊孔令」,鼓吹了「孔學博大」,後又發佈《祭聖告令》,通告全國舉行「祀孔典禮」。

  早已升天二千多年的老孔,還未看清楚凡間的中國人,到底在忙於拜他還是在忙於罵他,瞬間已經「躺着也中槍」。一九七三年毛澤東發表「勸君少罵秦始皇,孔學名高實秕糠。」再橫空來一個相隔二千年的Twins組合體「批林批孔運動」,親自為這位萬世師表取了一個「小學雞」花名:孔老二!

  孔老二想必心情很糾結,久久不能平息,死都不得安寧,不像同期的柏拉圖、佛祖。都死了二千五百年,毛澤東剛罵完又叫他搭飛機,去蠻夷之地散播孔家店遺毒、中國人罵為「吃人禮教」的「秕糠思想」,刀幣也不給賞一個,就要走馬上任孔子學院的名譽校長,這不是強人所難嗎?  

  子曰: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與馬克思道不同不與為謀。但中國自己都不要,為甚麼要逼那個叫Donald Trump的夷狄之君為政以德呢?夷狄之君對「克里米亞」、「克里姆林」的興趣,應該大過「克己復禮」啊!

  現在歐美諸夷紛紛以關閉孔子學院來響應五四運動百周年,子曰:「夷狄之有君,不如諸夏之亡也。」用這句《論語》名言,來當孔子學院的辭職信,不亦樂乎!

項明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