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誠勿遊——同殖不同命

  英國留下給香港的最佳禮物,不是雙層巴士、維多利亞港,而是傲視全球的良好制度:三權分立、普通法。世界四大金融中心—倫敦、紐約、香港、新加坡—無一不是行英式普通法,而非法式大陸法,絕非巧合。人類發展指數最高的國家,幾乎都是三權分立的民主代議政治體制,並不偶然。

  法國殖民越南、柬埔寨、寮國,葡萄牙殖民澳門,西班牙殖民菲律賓,為甚麼發展遠不及英國殖民地的香港、新加坡,甚至大馬?

  西方殖民全球的方式,不盡相同,真係要看被殖民者的運氣。荷、西、葡方式被稱為榨取式,基本上就是剝削壓榨當地土著,摧毀當地文明,例如瑪雅、印加,所以環顧世界上這些國家的前殖民地,都乏善可陳。對於土著人不多的新世界,英、法殖民採取移居式,例如澳紐北美洲,將這些處女地發展成為新英國(位於今美東)、新法國(位於加拿大)。對經濟相對發達的殖民地,採取有建設及發展式的Surrogate Colonialism,例如南非、香港、直布羅陀,以及東南亞。

  二百年前,英國和荷蘭在倫敦將馬來群島瓜分,西邊是荷蘭殖民地「荷屬東印度」,東邊是英國殖民地「海峽殖民地」, 才有了今天的血緣近親、宗教相同、語言飲食近似,但從來不會統一的兩個國家:印尼和大馬。兩兄弟因為一夜之間,忽然有了不同的宗主國,二百年的命運也分道揚鑣。

  英國人的遺產當然還有Adam Smith的「私有產權不可侵犯」,都是令今天的英聯邦國家國富民安、樓價看高一線的基石。本周六我會主持一場大馬第二家園講座,有興趣的朋友請留意fb公佈細節。

項明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