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誠勿遊——沒有明日的世遺

  水,世界上最神奇的物質,由哪裏來?

  可能你會說,來自天上的雲,來自南極的冰塊,地球上每一滴水,已經存在了數十億年,全部都來自於幾十萬光年以外的外星球!地球形成之初,水份子隨着太陽系邊緣的小行星同衛星來到地球,從此沒有消失過,以不同狀態存在於地球的海洋、河流、冰川、土壤、植物、動物之間,輪迴循環、生生不息、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

  湄公河的河水,奔流了四千二百公里,到湄公河三角洲這裏,我已經聞到了海洋的氣息,前方就是南海,湄公河滔滔不息,奔向大海。這條河的每一滴水,承載着來自外太星的前世記憶,侏羅紀時期的恐龍尖叫,印支半島的榮辱千年。輪迴成吳哥窟百萬民工石匠揮灑如雨的汗水,緬甸蒲甘剛入世的三千佛塔前的綿綿細雨,凝成金邊S21監獄中鐵鏈上的斑斑血跡,滴成了西貢小姐眼中望向美國大兵的那一滴眼淚。

  創世紀初Naga蛇王攪拌乳海時擊起的浪花朵朵,凝結成柬埔寨、越南、泰國、寮國的翩翩起舞天女。乳海中央的須彌山,承托起的只不過是三千大千世界的一小世界。由曼谷到龍坡邦,延續了二千五百年的托鉢化緣身影,每一件桔紅色的袈裟上繡着恒河邊的小王子悟出的真理︰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因為每一滴水,裏邊還有萬億個細菌、萬億個大千世界。其中一個小千世界的孤島周末,正在上演《明日世遺》結局篇︰泛舟湄公河。

  此節目構思於年初和風細雨的尖沙咀海傍,拍攝於山雨欲來的五國春天,首映於天動地撼的特區夏日,播到結局篇已經是天涼心灰的秋後。明日復明日,昨日俱往矣,今昔已物似人非,誰還介意明日呢?

項明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