缸邊財話——美國稅改的外溢效應

        美國總統特朗普幾經艱辛,終於讓他倡導的稅改方案在參議院獲得通過,雖然參眾兩院通過版本有輕微差異,仍須雙方協商後才能交由特朗普簽署成為法令,但這些輕微差異相信不能改變稅改法案前進步伐。

或打擊歐洲經濟復甦

  一直以來由於市場對稅改法案通過抱有懷疑態度,對其最終實施可能產生影響,相關討論主要集中在美國方面,包括美國政府未來十年可能增加1萬億美元債務等,但包括大部份亞洲國家在內的發展中國家,卻未有太多公開討論美國稅改對它們可能帶來的影響。實際上這個由美國稅改帶來的外溢性反應,極可能對這些國家帶來嚴重衝擊。

  但是這個以減稅為主題、旨在刺激美國經濟的稅改法案,可能給各個經濟體帶來不同程度震動,其中稅改法案對亞洲影響,可以從實體經濟和金融市場兩個角度來探討及分析。

  在實體經濟影響方面,稅改有可能給全球稅收體制協調及國際產業鏈帶來挑戰,有可能迫使當今世界國與國之間諸多雙邊和多邊稅收協定進行調整,加上美國大幅減稅可能引發企業投資回流,就以芯片巨頭博通公司計劃將總部從新加坡遷回美國,其中就有部份稅改因素;從金融市場來看,需要關注美國稅改可能對通脹預期以及美聯儲加息預期影響,意味金融市場波動率可能提高。

  作為全球最大經濟體,美國減稅法案無可避免產生一系列外溢效應。有分析認為,美國稅改將給高福利歐洲國家帶來嚴重衝擊,美國企業所得稅從35%降至20%,將吸引歐洲美元向著美國回流,歐洲國家將面臨資本外流壓力,這無疑將對走上復甦的歐洲經濟不利,也給全球經濟增添不穩定因素。面對美國大幅削減稅收舉動,背負巨大債務的歐洲政府卻不敢貿然跟着美國政府減稅,否則將加深歐洲債務危機。但如果歐洲國家不降低稅率,逐利資本自然選擇成本更低市場投資,隨著歐洲投資下降,歐洲將面臨就業壓力增加等一系列問題。

黃惠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