缸邊財話——全球金融須徹底改革

        去年底,美國股市創下自次按危機以來的最大單月跌幅,反映市場對經濟增長放緩、利率上升、英國脫歐、中美貿易戰以及地緣政治不確定性憂慮升溫。但再深入分析,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後的十多年,全球金融體系很大程度上仍未改革,使最近股市動盪變得愈來愈嚴重。

  基於這個隱憂,世界銀行前常務副行長巴德雷和巴黎政治學院經濟學教授達齊亞諾聯手撰文,以《解決金融問題的第二次機會》為題,促請全球金融體系進行徹底改革。

市場風險不跌反升

  文章提出,當年金融危機爆發後,能防止整個金融體系在危機後崩潰,本身就是一種成功;但其後進行的改革只是零敲碎打進行,而不是從根本出發,令金融系統仍缺乏鼓勵全球資本最佳配置所需的有效整體管理。針對這個問題,文章建議二十國集團(G20)金融穩定委員會應為此牽頭,對全球金融實施更深遠改革,而這次徹底改革應該針對幾個關鍵的重點。

  首先,必須提出一個全球長期金融發展構想,現時會計和報告實務、利潤目標以及薪酬結構,反映金融系統持續偏好的短期結果,進取型基金更給企業構成壓力。

  儘管有必要在增值的長期手段與對短期回報需求之間取得平衡,但金融體系仍然過度向短期傾斜,如果不加以控制,這種短視的做法,將阻礙切實進展以及最有效分配金融資源的能力。更有效分配資本,對工業發展、建立新市場和提供一個讓企業發展的穩定框架攸關重要,這種結果將使我們能夠最妥善應對21世紀的重大挑戰,特別是全球暖化和不平等現象。

  決策者還必須認識到,儘管銀行系統可能比2008年安全,但金融市場風險不跌反升。正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最近指出,全球槓桿增加至超過危機前的水平。各國央行量化寬鬆造成的流動性過剩,增加當美國以外的量化寬鬆結束時,加劇動盪的可能性,無力控制金融體系,仍是結構不穩定的根源,在未來可能導致更大危機。

  任何全面的全球金融改革,都必須旨在重建人們對該體系信任,在民主國家日益受民粹主義崛起,以及各行業精英遭敵視的挑戰之際,恢復對金融體系的信任攸關重要,建立更具包容性和更負責任的金融體系,將是協調公眾與金融機構及管理者之間關係的長期進程第一步。

黃惠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