缸邊財話——貿易戰對中美傷害

        雖然不少人認為在中美貿易戰中,中方在各方面都處於劣勢,特別是在關稅衝擊和科技堵截上,都缺乏足夠籌碼與美方談判,市場充斥不少悲觀情緒,但經過一年拉鋸和準備,究竟雙方誰所受傷害更大?誰會先受不了?在確定這些問題答案後,才能知道雙方是否有誠意坐下來談判。

  從美國來看,利用加徵關稅、對中國企業發佈禁令以及將人民幣匯率進行反補貼調查等方式升級貿易摩擦,自身將受到幾乎相同力度打擊。現在世界已形成完整貿易鏈,實施貿易保護主義的行為損人不利己,更會危害全世界,美國企業亦會因對中國出口萎縮受損,一部份高科技公司收入將下降,美國消費者和進口商將支付更高成本,中低收入階層特別是農民和藍領工人實際損失將會更多。同時,美國擁有數量龐大的海外資產和負債,比任何國家都更依賴以美元為主導的國際金融體系,貿易戰勢必引發國際金融市場震盪和低迷。

  美國加徵關稅目標是要減少中美貿易逆差,但是由於中國反制,它的直接結果很不確定,加上其他因素,很可能最終效果甚微,甚至適得其反,後遺影響包括以下幾點。

  首先,將中國高科技企業列入制裁名單,明確禁止美國企業出售產品和技術,等於是直接增加逆差。其次發動貿易戰震驚國際金融市場,人民幣快速貶值,美國政府馬上又擔心關稅作用被抵銷。第三,大幅加徵關稅會推高物價,從而使美國經濟有可能喪失長期低通脹優勢。第四,遏制中國對美出口,空缺必然由其他經濟體產品彌補,逆差總額並不能減少。

  從中國來看,美國固然可以把關稅加到極限水平,但這對中國經濟影響有限,特別是經過一年準備後,貿易摩擦影響完全可控,可從下面幾點來分析。

  第一,中國內銷已成為帶動經濟增長重要動力,絕大多數輸美產品都非常適合內銷,中國正處於消費升級時期,快速擴展的龐大市場,會消化其中很大一部份,而不會對現有消費品產生「擠出效應」。

  第二,中國市場多元化工作取得很大進展,企業海外生產銷售的國家和地區不斷擴大,「一帶一路」倡議正見成效,美國以外的市場歡迎更多中國產品。

  第三,美國無法完全限制中國產品對美出口,相當一部份中國產品還會出口到美國,有的是因為找不到替代品,有的是因為美國進口商願意分攤加徵關稅成本。

  第四,中國產業結構正在加速調整升級,需要有一定比例生產轉移到海外,有利內地實現產業更新換代,進一步提高勞動生產率,加快中國高質量發展。

  第五,中國金融市場受影響有限。由於中國金融市場去年已受過度影響,2019年中國經濟開局良好,能對金融市場形成有效支撐,目前韌性顯著增強,進一步衝擊規模不會太大。

黃惠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