缸邊財話——中美峰會難予厚望

  正當市場憧憬即將舉行的中美元首會議,有望打破雙方貿易談判僵局時,美方上周五把五間與超級電腦發展有關的中國企業,跟華為一般打入國家安全「實體清單」。《華爾街日報》更引述消息人士稱,特朗普總統於5月15日簽署行政命令,並啟動對美國電訊供應鏈為期150日的評估,考慮是否要求美國使用的5G蜂窩設備在中國境外設計和製造,以達至重塑全球製造業格局目的。在美國一連串行動下,除非特朗普在會面時改變立場,否則雙方取得突破機會不大。

  美方連番舉動不僅加大衝擊中國高科技產業,更試圖用自己的市場槓桿,逼使一些跨國公司將生產線遷出中國。如果這一次美國策略成功,美國就可能複製這一做法,對更多跨國公司進行威逼,從而達至重塑全球製造業格局目的。但美方這樣想法未免過於一廂情願,因中國是世界第二大市場,市場規模正迅速接近美國,一些領域甚至已經超過美國,足以打破美方這個圍堵計劃。

        儘管美國一再強調她是世界最大通訊設備和服務市場,但這個論點已經頗具爭議。中國的4G基站是美國4G基站數量10倍,中國擁有的智能手機亦遠多於美國,而且在中國流動電子商務非常發達,包括流動支付已在中國社會普及。雖然美國電訊收費較中國貴,但說她是世界最大電訊設備和服務市場,很難令人信服。筆者不知道美國憑何條件,可逼使諾基亞和愛立信等企業,將相關生產線移出中國,放棄這個不斷擴張的中國通訊市場,它的總規模肯定會像汽車市場一樣愈來愈大。

  美方用極端政治思維,強行干預經濟活動,已成為特朗普政府的慣性操作。筆者認為,北京已不能寄望與華盛頓講道理,中國要做的就是擴大市場,同時增強自主研發。

  中國需要全方位刺激市場消費,不斷釋放能向消費鏈傳遞能量的新動力,只要全面活躍中國經濟,讓老百姓消費升級,讓大家增加收入而且花錢,從基層各種「良莠不齊」甚至「有點低端」的經濟繁榮起來,才會給向上傳導活力支持。

黃惠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