缸邊財話——再談美經濟衰退信號

  美國國債孳息率上周出現倒掛,對當地金融市場產生的衝擊,本周已經有所緩解,卻不能排除美國經濟將陷入衰退威脅。聯儲局前主席耶倫指出,「雖然美國經濟具有能避免經濟衰退的強勁勢頭,但經濟衰退可能性一直提高」。美國財政部前部長薩默斯亦指出,「這是2009年以來最危險的瞬間」。美國經濟在七月進入創歷史最長的第11年經濟擴張後,就業和企業收益強勁長期持續,2018年在新興市場國家減速背景下,也被稱為「美國獨強」,但債息倒掛的現象,卻顯示世界經濟關鍵的美國經濟亦終於出現破綻。

技術進步停滯不前

  美國經濟基本面存在的問題,除了在周一所提到的勞動參與率持續下降問題外,尚有兩個問題是需要留意。

        第一,技術進步停滯,近年美國國民經濟研究局關於美國全要素生產率(TFP)研究發現,在2004年前後,美國全要素生產率呈顯著下降趨勢,並導致勞動生產率和潛在GDP增速持續下滑。在1996至2004年間,受訊息技術革命推動,美國勞動生產率年化增速達2.54%,在2004年後該增速迅速下降至1.33%。危機後經濟的表面復甦,並不是由於經濟供給側真正改善,導致在2011年後失業率持續下降中,美國潛在GDP增速維持在2%的歷史最低水平。

  這與二戰後美國兩次失業率下降過程呈現的現象完全不一致,一次是二戰結束到1965年越南戰爭全面爆發期間,一次是上世紀90年代到2000年訊息技術革命期間,在這兩個時間段失業率的下降,都伴隨潛在GDP增速大幅上升,潛在GDP增速與失業率脫鈎,歸根究柢是因為訊息技術革命後技術進步動能減弱。

  第二,債務高懸而資產價格暴漲,自2007年次按危機爆發以來,美國聯邦政府、州和地方政府、企業和家庭等四個實體經濟部門負債並未減少,而是都達到歷史新高,尤其是聯邦政府和企業部門債務值得關注。截至2019年首季,美國聯邦政府債務已經相當於2007年次按危機爆發時的三倍。美國企業部門負債一個主要原因,就是利用量化寬鬆放出來的流動性回購股票,從而支撐美國股市的虛假繁榮。

黃惠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