缸邊財話——貿易戰步入馬拉松

  在G7會議結束前夕,美國總統特朗普又放出消息,指中方代表致電美方,急於重啟雙方談判,令市場看到一絲曙光,但最終結果卻令人失望。由於中美未有取消於九月初在華盛頓談判,此時中方代表致電美方商談細節,實屬情理之中,並不表示中方立場軟化,願意接受特朗普的城下之盟,但經特朗普引導下,卻令人產生中國急於求和感覺。除非美方能改變立場,放棄中方無法接受的要求,否則雙方談判難以取得成果。

核心矛盾難以解決

        筆者曾在中美貿易戰初啟時說過,中國談判態度是以「空間換取時間」,以適當讓利完成產業升級和高新技術發展空間,但美國卻是在關稅大棒威脅下,逼使中國放棄產業升級和發展高新技術計劃,將中國打回「世界工廠」日子,這正是雙方矛盾所在。特朗普政府顛三倒四的做法,更表現出美國恃勢凌人的態度,帶著要被對手哄的任性,來打這場殘酷的貿易戰,不斷採取極限施壓的談判手段,引起中方反擊亦是必然結果。

  貿易戰本身就是雙輸的極端遊戲,是一場需要用理性貫穿始終的特殊博弈,當中完全沒有情緒位置。如果其中一方「發脾氣」,另一方決不會買帳,亦沒有人相信貿易戰能令一方單贏,另一方單輸,所以當美方宣揚貿易戰能給他們帶來多少好處時,全世界相信特朗普,才會相信這是一個事實。

  現時美國即將對所有中國貨品加徵關稅,手上大牌已經悉數打出,而且他們最後幾張牌更出得有些激動,很明顯是無力實現目標的情緒宣洩,但中國卻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既沒有垮掉亦沒有慌亂。

  特朗普今次無疑過份自信,選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市場規模已經與它非常接近的大國博弈,作為重定貿易規則向世界殺一儆百的對象,犯了嚴重戰略錯誤。其執政團隊對如何在現代國際關係中,運用實力存在完全想當然的認識,以為通過極限施壓既可以實現非合理目標,又是走向目標的捷徑。

黃惠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