缸邊財話——歐央行放水遠超預期

        歐洲央行近日宣佈將存款利率下調0.1厘,至破天荒的負0.5厘;同時決定從11月1日起,重新啟動量化寬鬆計劃,規模為每月200億歐羅,對到期債券投資持續兩至三年。這是歐洲央行三年半來首次減息,配合重啟量化寬鬆操作,盡顯歐洲央行鴿派態度。儘管市場早已對此有所預期,但歐洲央行的寬鬆程度仍超預期。

內憂外患孤注一擲

  為何歐洲央行會作出「超額」量寬決定,基本是因為它受到內憂外患夾擊,已處於別無選擇的境地。對於歐洲來說,2019年形勢格外艱難,全球貿易摩擦加劇,外部需求較預期差,拖累製造、投資和出口。數據顯示,今年第二季歐羅區GDP按季增速減半至0.2%,按年則增長1.2%,處於2016年以來低位。同時經濟衰退風險從外圍向核心蔓延,火車頭德國甚至陷入困境,加上難民危機負面效應繼續發酵,意大利政治再起波瀾,英國脫歐的不確定性,更進一步損害歐洲經濟前景。

  儘管八月歐羅區一些經濟指標出現回升勢頭,但難以抵禦整體放緩趨勢,特別是在聯儲局減息後,基於自身經濟低迷、財政支持政策難以協同、通脹回升走勢惡化等因素,歐洲央行不得不承擔重任,推出新一輪刺激計劃。

  美國一旦開始減息,歐洲央行就只能跟進操作,尤其是歐洲需要寬鬆的貨幣政策,來應對英國脫歐等一系列不確定性所帶來的風險。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稱,「採取刺激措施的主因是通脹持續不達目標」,事實上卻是歐羅區經濟持續疲軟,下行風險突出,通脹壓力減弱,增長放緩主要反映在全球長期不確定環境中,全球貿易普遍疲弱,這對歐羅區製造業影響尤為嚴重。歐洲央行的「超額」寬鬆舉措,進一步確認全球央行寬鬆模式開啟,寬鬆預期支撐下的全球流動性環境,有助風險偏好的改善。今年以來全球已有約30個經濟體宣佈減息,俄羅斯央行最新再度減息0.25厘,符合市場預期,並為連續第三次減息。

  歐美全球貨幣政策轉向趨勢正式確認,此次議息會議後,將對流動性格局產生重大影響,亦標誌全球正式迎來新一輪減息潮。一方面全球貨幣政策轉向寬鬆,對實體經濟產生一定支撐作用,新興市場亦獲得喘息機會;但另一方面貨幣政策並非萬能良藥,更需要警惕流動性之門再度打開後債務負擔、資產價格泡沫加劇帶來的潛在震盪。

黃惠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