缸邊財話——聯儲局內部意見分歧

  自格林斯潘時代開始,美國聯儲局基本上已達成共識,就是旗下官員對外發言時,會被要求保持一致看法。但自特朗普上台,並委任鮑威爾接掌聯儲局後,由於雙方在貨幣政策上看法出現嚴重分歧,特朗普多次向鮑威爾施壓,促請聯儲局大幅減息,聯儲局內部就開始出現不同聲音。

  在上周三聯儲局決定減息後,更在利率決議的表達中,將分歧全面展現出來。聯儲局一方面警示經濟放緩,另一方面也對金融風險提出警告,基本上可分為三種不同意見,一是有人認為要進一步減息,以抵禦經濟風險;二是有人認為目前應該按兵不動,觀望數據表現;最後有人警告稱,聯儲局可能正為信用泡沫火上加油。

特朗普施壓要求減息

  聯儲局在上周議息會議上,以7比3通過將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下調0.25厘到1.75至2厘。這是聯儲局今年第二次減息,副主席克拉里達其後公開表示,儘管存在風險,但就業與薪酬增長以及家庭支出增加,已形成良性循環,經濟形勢整體良好,特別是消費表現方面,在經濟帶動佔比接近70%,他支持作出減息措拖,從而抵銷全球經濟增長放緩,以及中美貿易戰相關風險。

  這次會議上有三位成員投下反對票,是聯儲局自2016年以來的首次,表明聯儲局內部意見分歧。目前不尋常的是意見涇渭分明以及背後理由,而所有這些都與總統特朗普的政治考量背道而馳。

  雖然特朗普曾猛烈抨擊聯儲局決策者,有時是人身攻擊,最近他稱他們為「笨蛋」,並暗示聯儲局主席鮑威爾是政府敵人,因為沒有聽從他的要求。他認為現在美國經濟是有史以來最為強勁,減息能讓經濟更強。即使同意減息的聯儲局官員,對形勢看法也與特朗普不同,其中聖路易斯聯邦儲備銀行總裁布拉德認為,聯儲局在最近一次會議上,應該更大幅度減息,以抵禦包括製造業在內疲態。

  另一方面,反對減息的波士頓聯邦儲備銀行總裁羅森格倫指出,勞動力市場本已吃緊經濟,不需要額外貨幣刺激措施,當前聯儲局政策利率正積極推動人們借貸,可能推高風險資產價格,並鼓勵家庭和企業過度舉債。

黃惠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