缸邊財話——美日協議未如人意

  美國總統特朗普受國會發起彈劾影響,匆匆於上周三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簽署一份有限貿易協議,以紓解部份政治壓力,一定程度為下月10日舉行的中美貿易高級別談判帶來利好因素,美方有望採取較具彈性的立場,以達成一個臨時初步協議。但在中日協議公佈後,日本各界所產生的反應,整體來說只是雙方以政治利益為前提的小交易,對解決雙方貿易爭拗缺乏實質幫助。

無助解決貿易爭拗

  美日的「偽」有限貿易協議,儘管並未涉及汽車貿易,但安倍稱他得到特朗普保證,美國不會對自日本進口的汽車加徵早前威脅要徵收的「232條款」國家安全關稅,日本傳媒更認為貿易協定的簽字儀式,只是特朗普面向選舉的一項宣傳活動,對急於求成的特朗普政府是很好幫助,但存在損害基於多邊框架的世界貿易規則風險。在此次小交易後,雙方還有第二輪日美貿易談判,其中還存在各種課題要進行談判,而如何維護尚存一絲希望的自由貿易體制,更是日本面對的最重要課題。

  雖然特朗普對此次協議給予積極評價,認為可削減慢性的對日貿易逆差,但反過來也說明,特朗普依然執着於對日本貿易逆差,特別是達成協議前特朗普曾威脅,如果無法取得進展,可能提出一些違反自由貿易準則要求,美方或將提出此次放棄盡早達成協議的醫藥品、金融和服務等開放市場要求。

  況且沒有取得美國的承諾,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和日美協議並存,也給多邊自由貿易體制留下問題,有需要增加CPTPP的締約國,進一步加強亞太市場的生產網,應對美國透過雙邊協議對CPTPP瓦解。

  雖然安倍晉三在上周三記者會上,再次表明日本作為「自由貿易旗手」的想法,但在日美聯合聲明中沒有「自由貿易」表述,而是納入「互惠、公正且相互貿易」這一源自美國的表述,很明顯透過談判施壓逼使特朗普改變單邊主義的立場並不現實。安倍等美國以外的全球領導者,要維持基礎正在動搖的自由貿易正面臨難題,同樣的情況亦難保不會出現在即將舉行的中美貿易談判上。

黃惠德

hd